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凉泉刘毅的博客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日志

 
 
关于我

刘毅,男,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六枝特区一个名叫凉水井的小山村。贵阳中医学院毕业,却钟情文学创作。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六盘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六枝特区文联主席,《六枝文艺》、《桃花诗萃》主编,已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现为《山花》编辑部编辑,《中国作家 纪实》、贵州文学院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生态关乎你我他  

2015-07-27 08:21:40|  分类: 最新动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毅长篇小说《欲壑》访谈

 

本报记者   

 

 

近日,省内著名官场小说家刘毅再出新作,推出长篇小说《欲壑》,与其以往作品不同的是,新书《欲壑》将视角描准了生态环保,演绎了各色人等面对“金山银山”与“绿水青山”时,纷繁复杂的微妙心态。

小说以乌蒙地区某县级市为舞台,再现了“后发赶超”背景下的招商引资热潮,及其所导致的双刃剑效应:一方面是引进的大型企业拉动了GDP,当地百姓生活得以改善,主政领导获得了升迁资本;另一方面,引进的高污染企业,使当地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是要立竿见影的“金山银山”,还是要暂时贫穷却可持续发展的“绿水青山”?一头是个人仕途升迁的需要,一头是当地民众的生存安全;一边是蠢蠢欲动的种种欲望,一边是深藏心底的良知,不同心理状态下,不同的人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欲壑》紧紧围绕这些冲突展开,有人因此称生态小说。日前,记者就读者关心的相关问题,对作家刘毅进行了专访,且听他漫谈书里书外的故事。
   

文化周刊:首先对《欲壑》一书的出版表示祝贺,请问小说叙述了怎样一个故事?
   
刘毅:谢谢!《欲壑》叙述的是一个生态环保方面的故事。

一个生产铬盐的高污染企业——永久化工有限公司,强势落户瓜州市金竹镇转弯塘村。开初,因经济效益可观,上上下下皆大欢喜。可日子久了,村里人发现,过去清澈见底的小河,变成了“臭河”,鱼儿全都死光,田里地上,几乎长不出粮食。更可怕的是,村民接二连三地患癌症,因病死亡数十人,成了远近闻名的“癌症村”。为此,以老支书吴尔金为代表的村民,长年上访,均无结果。后来,因一夜暴雨,永久化工非法倾倒的铬渣,造成水源污染,人畜中毒,闹出了人命。围绕“永久”是整顿复产,还是搬迁关停,瓜州市市长杨兵、常务副市长张家才、市环保局局长任杰、永久化工老板李永久、转弯塘村老支书吴尔金等人物,悉数登场,展开激烈角逐,虽不见硝烟,却剑拔弩张,触目惊心。
    文化周刊:是什么原因触动您写这么一部作品?有什么特别的期望吗?
   
刘毅:首先应该是源于生活。
日常生活中,我们时常会听到、甚至目睹许多惊心动魄的环保事件。这些事件,或对生态造成不可逆转的严重危害,或给群众的生命财产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因此,邻省发生的一个环境污染案件,对我触动挺大,成了我创作《欲壑》的动因。我试图围绕突如其来的污染事件,以生动细腻的笔触,叙写生态文明建设中权与法、情与法的角逐较量,凸显“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保住绿水青山,就有金山银山”的生态环保理念。期冀能给人以警醒,让更多的人关注生态文明,关注我们的生存环境。
   
文化周刊:您一向以官场小说著称,此次因主题关乎当下焦点热点——生态环保而引起广泛关注,因此有人称《欲壑》生态小说。您认为中肯吗?自己是如何归类或定义的?

刘毅:我的创作领域,主要涵盖两个方面,一是乡,一是官场。这些年来,缘于对生活的感悟,都写了些东西。乡土姑且不说,“三官”等官场小说在社会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因此,有人称我“官场小说作家”。当然,严格说来,以作品题材届定什么什么作家,并不科学和准确。《欲壑》虽然并没和官场撇清关系,故事仍在一个县级市的背景下展开,却另辟蹊径,着眼于生态环保。或者说,让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人物,在生态文明建设这个关乎人类生存发展的大舞上,登台亮相,充分表演。因此,有人称之生态小说,我认为是中肯的,我自己也是这样归类和定义的。

文化周刊:您一直关注生态问题吗?对此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刘毅:对,一直关注生态。究其原因,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原本属于大自然一分子的人类,居然凌驾于大自然之上,把自己同大自然对立起来,甚至要征服自然,主宰自然。于是乎,与天斗,与地斗,成了一些人津津乐道的口头禅。结果,我们的生态环境,从未有过的恶化。人类因自己对大自然穷凶极恶的掠夺和践踏,受到了大自然的无情惩罚,不得不咽下一个个苦果。比如水源污染,比如土地沙漠化,比如PM2.5暴表的雾霾。再就是,先污染后治理的传统观念,不管西方,还是东方,别无二致。

痛定思痛。我们这才亡羊补牢,想到顺应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

文化周刊:借用那句老话,文学既高于现实,但又源自现实。面对“生态”这一亘古常新的话题,您是如何处理的?

刘毅:确实,生态亘古而常新。咋一看,生态环保的概念,似乎眼下才进入人们的视野,其实不然。早在两千多年前,我国古代哲学家思想家、春秋时期的老子,就在其哲学著作《道德经》(又称《老子》)中,提出了“天人合一”,“天人一体”,“道法自然”等生态环保理念,只不过,这些理念,没有引起我们足够重视,并着力践行罢了。

我们今天关注生态,不是说面对自然无所作为,一成不变,而是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把握好“度”,处理好发展经济与保护生态的矛盾,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不要干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蠢事。
   
文化周刊:书中导致污染的有害物质为铬,是您专门了解的吧。为了写这部小说,还做了哪些准备?

刘毅:铬是一种重金属,与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比如,用于制不锈钢,汽车零部件等等。将铬镀在金属上,可以防锈,也叫可多米,坚固美观。生产铬盐,经济效益相当可观,但其副产品——铬渣,对水源,土壤的污染十分严重,且几乎不可逆转。为了写《欲壑》,除了了解铬的基本知识,我还有意识作了些社会调查,走访了一些企业、村寨,以期投入创作时,在些直观的感性的东西。

文化周刊:小说取名《欲壑》,是对人性的影射吗?您主要是借生态主题表达难以知足的人性,还是借官场小说呼吁环保?

刘毅:应该说,两者都有。小说取名《欲壑》,基本上是欲壑难填的意思,即对人性的观照与思考。具体说来,面对这些年来各式各样的前腐后继,我常常想,贪腐的根本原因何在?窃以为,贪腐屡禁不绝的症结,主要有两个,一是社会原因,比如,体制不完善,监管不力,对权力失去约束监管,或者约束监管不力等等;其次,从人性的角度来说,也有自身的原因。也就是说,人先天和后天的欲望,没有得到有效的制约,或者克制。比如权欲、钱欲、官欲、乃至性欲等等。因此,一旦有合适的气候土壤,这些欲望,便会恶魔般扑腾开来,害人害已。生态环保方面,也不例外。对大自然肆无忌惮的慑取和破坏,从人性而言,就是钱欲的恶性膨胀。因此,倘若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每个人都控制己的一点欲望,人类与地球和谐相处,相得益彰,何乐不为?

    在生态问题上,官员的意识和行为,至关重要。因为它们手中的权力是一柄双刃剑,既可以更好地保护环境,也可以因私欲的膨胀无视生态文明,从而使原本就很脆弱的生态,遭到更致命的破坏。

文化周刊:尽管生态环保是当下的热门话题,可相关的文学作品似乎不多。对此,你有何想法,今后还会写相关的作品吗?

刘毅:是这样,话题热门,写生态环保的文学作品,尤其是长篇小说,寥寥无几。

人类只有一个地球。

我们生活在同一地球上,不管你是达官显贵,还是百姓平民,不管身家过亿,还是难以温饱,有一点是平等的,那就是,你都需要阳光,需要空气,需要饮水,如果环境污染,生态恶化,谁都难以生存。在这个问题上,绝对公平。

一句话:生态关乎你我他。

往后,在身体力行,竭力为生态文明建设发光发热的同时,我将一如既往,竭尽全力地关注生态环保,着力这个关乎人类生存发展的大题材,力争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2015.7.20.《贵州都市报-文化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