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凉泉刘毅的博客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日志

 
 
关于我

刘毅,男,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六枝特区一个名叫凉水井的小山村。贵阳中医学院毕业,却钟情文学创作。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六盘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六枝特区文联主席,《六枝文艺》、《桃花诗萃》主编,已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现为《山花》编辑部编辑,《中国作家 纪实》、贵州文学院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乌当下坝苗寨风情惹人醉  

2014-05-08 08:07:0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源于生活的奇葩

   

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既是众所周知的常识,更是经久不衰的经典。走进乌当区下坝乡上卡堡,领略誉为田间“迪斯科”的苗族民间舞蹈——花棍舞,透过刚劲有力,阳刚与柔美完美融合的舞姿,追溯其在漫长时光隧道中一路前行的足迹,仍旧被深深地震憾。我没想到,在这个掩藏大山皱褶中的偏辟苗寨,文艺创作的基本“定律”,又一次得到了令人叫绝的诠释。

相传,很久以前,苗族同胞一路迁徙,最终在卡堡定居下来,日出而作,女织男耕。日子,虽贫困拮据,却宁静温馨。

某日,男人上山劳作,家中只有女人、小孩和老人留守。这时,外敌突然来袭,女人们急中生智,用青藤缠绕头上,随手拿起堆放于地的木棍作武器,与敌顽强拼搏,直至入侵者落荒而逃。男人们回来后,女人们拿着木棍,手舞足蹈地比画,津津乐道地复述宣染她们激烈的战斗过程。此情此景,男人们也为之动容。在此基础上,编排整理,将女人们大获成功的 “棍术”,演绎成防身健体的棍舞,不断发展完善,代代相传。

不过,这些年,上卡堡的花棍舞,也碰到了难题。比如,由于外出打工,艺术人才大量流失,30余人的队伍,留守的仅有一半。一旦有演出,难以组队,或者,技艺参差不齐,表演水准明显下降。再就是,眼下娱乐方式颇多,不少年轻人,对学习花棍舞兴趣不足,后继乏人。

为解决后继有人的问题, 2007年,村里决定在学校开设花棍舞课程,每周用一节课的时间,给学生教授花棍舞。村支书王永国身体力行,言传身教,担任花棍舞教师。

花棍舞苗语叫“夺蕊鲷”,又称金钱棍。是四印苗男女青年以钱棍为表演道具的一种独特的民族舞蹈。男女配对同台,四人一组,不少于8人。多则三四十人,气势宏大。动作特征为“十六字诀”,即送肩、转胯;腰活、腕柔;腿快,手灵;膝屈、脚踮;队形表演时常变化,时而方,时而圆,穿梭交换,并有上下肩头等高难度动作。看上去,刚柔相济,节奏灵活,富于变化,颇具美感。表演时,演员用手中的“钱棍”,以击、点、相击、转棍,拍棍等棍法,击打衣、肘、胯等部位,并不时以棍击地。一系列节奏明快、粗犷豪放的形体动作中,花棍舞的韵味,得以淋漓尽致地展现。

 

服饰上的史诗

                                  

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

五十六个民族中,苗族历经的大规模迁徙,也许是最多的。比如先秦时期的迁徙,秦汉至唐的迁徙,元明清时期的迁徙,等等。同样地,现居下坝乡谷金村上卡堡的印苗,也经历了生离死别的大迁徙,最终在大山深处的卡堡定居下来。其间的艰难险阻,生死攸关,自不消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就是在这前途渺茫,生死未卜的迁徙中,他们不仅冲出了困境,有了以“印”为名的分支符号,艺术的种子,也不可遏制地发芽开花,创造了挺秀于民族之林的印苗服饰。

时光回溯数千年前,一场残酷的厮杀搏斗后,卡堡苗族遭至惨败,外族人穷追不舍,为了逃命,只得化整为零,被迫迁徙。想到就此别过,关山重重,生死难料,苗王满脸悲愤,心如刀绞,为有朝一日相会聚首,能一眼识别本族人,毅然取出怀中大印,蘸上印泥,给自己的子民们,一一摁在背上。

卡堡苗族一路风尘,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摆脱追杀之敌,逃到了黑羊大箐,也就是当时的贵阳。为了能有一片栖风避雨的地方,他们赤手空拳地与野兽殊死搏斗,用最原始的工具开荒种地,在黑羊大箐生存、发展,传宗接代。为纪念苗王,也为了相识自己的亲人,渐渐地,便形成了在上衣以方形图案为主要装饰基调的习惯。这个“基调”的雏形,便源于苗王大印。

因为装饰在背部、袖筒等部位的图案以方形为主,卡堡苗族自称“印苗”(苗语“啊也俩嘎”)。

伫立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点,凝视眼前色彩斑斓、做工精湛的印苗服饰,不禁为印苗同胞坚韧不拔和富于创造的民族精神所感动。

印苗女性服饰,由上衣和百褶裙组成。上衣背部,绣有形似四方印的图案,这也是印苗的由来和服饰的主要特征。衣襟部位,通常会缝上两条绣花的飘带。下装,则用染色的丈余布料,制作成百褶裙,上面有蜡染图案和花纹,再加上同样有花纹的腰带和围腰。最后,用五寸左右,一丈多长的老土布作绑腿,绑住小腿上部,用一条绣有花纹的白色带子系紧。穿上绣花鞋,头戴用头发与靛蓝色纱布盘绕、直径约20厘米的圆盘状头饰,便是一套完整的印苗女性服饰。

由于苗族没有文字,印苗服饰的原料加工,制作技艺,主要靠口口相传,言传身教。其间,个人悟性高低,实践多寡,是成效显著与否的重要因素。

印苗照例没有文字,但他们用心血和智慧,把自己的历史,绣在了服饰上,宛如源远流长厚重隽永的史诗。

 

孕育爱情的舞蹈

 

岩底坐落山梁上,掩映在绿树翠竹之中。寨子分两个板块而居。两个自然村落之间,有一条不是太深的峡谷,峡谷间,一条晶莹剔透的小溪,潺潺流淌,叮咚有声。与想象极其吻合的是,岩底果然有一道高约七八十米,长约百余米,刀砍斧削般的巨大石崖,左侧的自然村落,依偎在崖下不远的地方。整个岩底,宁静、幽远、温馨,仿佛优美恬静的田园牧歌。

除了独特的地形地貌,岩底还拥有张烫金的名片——长竹舞。

像许多民族地区的“非遗”一样,岩底长竹舞,也有脍炙人口的美丽传说。

相传,唐僧西天取经返回时,途经一条大河,船至河心,突然冒出一条巨大的鳌鱼,不问青红皂白,一头将船拱翻,所携经书,悉数落入河中。唐僧师徒尚未回过神来,经书已被鳌鱼全都吞进腹里,正欲逃窜。大圣见状,怒吼一声,这厮休走!呼啦啦抡起金箍棒,手起棒落,鳌鱼早已面目全非。随即剖开鱼腹,取出经书,无奈,经书已被水浸透,字迹模糊一片。是时,汉族和苗族同胞闻讯前来,抬走鳌鱼。汉人用鱼头做成鱼头鼓,也就是佛家用的木鱼。成天在鱼头上“可可可”地敲打,敲着敲着,奇迹出现了。每敲一下,木鱼就吐出一个字;苗人得了鱼身和鱼尾,则将鱼身做成大鼓,鱼尾弄成芦笙。一边敲打大鼓,一边吹着芦笙跳舞,也把经文的内容,一一吹了出来。后来,慢慢地演变成当下的长竹舞。

也许,有人会对岩底长竹舞的美丽传说,投去些许质疑的一瞥。的确,用史实观照,它不一定经得起推敲。因为迄今为止,没有唐僧取经途经黔地的记载,更没有到过岩底的说法,可古往今来的传说,原本就具有神秘色彩。实际上,许多时候,传说,不过是人们美好憧憬的载体,无需丝丝入扣。岩底长竹舞的传说,正寄托了这样一种美好愿景。唯其如此,这个传说感动了许多人,并将继续感动更多的人。

长竹舞原名跳花鼓。换一种说法,长竹舞在跳花鼓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其主要道具,以大鼓为主,长竹为辅,口琴配乐。

村里人说,大鼓一般长100厘米,直径70厘米。以最好的木材镶鼓身,用上好的牛皮蒙制鼓面。然后,用竹制铆钉将鼓面结结实实地铆住。其次是长竹。即在一米左右,拇指粗细的竹棍两端,分别系上红绸,作为装饰。最后,是配乐的自制口琴。通常用25寸的铜片,装在一根小竹筒上即可。别看这口琴制作简单,但声音却出奇地动听。吹奏时,随着口腔气流的轻重、缓急、强弱,发出或清脆悦耳、或婉转悠扬的乐声,清纯幽雅,宛如天籁。

每年农历正月,岩底最盛大、最富民族特色的“跳花场”,便会如期举行。

花场通常设在平坦的山顶上,中间立着一棵树,树枝上挂满了花钱、花包,于是乎,树枝摇身一变,成了五颜六色的“花杆”。随即,用花线在花杆上打许多小疙瘩,把跳花的大鼓,也吊在花杆上。当德高望重的“寨老”宣布跳花场开始,身着节日盛装的苗族同胞,争先恐后地涌入花场,手持长竹,围着花鼓翩翩起舞。一边跳舞,一边对歌,一边敲鼓,一边跳舞。每跟主持人对上一首歌,就解掉花杆上的一个小疙瘩,直至所打的小疙瘩都解完,花场才告谢幕。

粗犷欢快、热烈奔放的舞姿,慢慢地从人们的眸子里隐退。优美动听的旋律,却依旧在大伙儿心中回旋。不少青春年少的姑娘小伙,早在对歌跳舞时怦然心动,互赠花包、香包、花手帕等信物。爱情的种子,沐浴着早春的和风,在各自的心田,破土而出……

 


 

 

                                         (载2014.5.5.《贵州民族报·B4·文化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