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凉泉刘毅的博客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日志

 
 
关于我

刘毅,男,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六枝特区一个名叫凉水井的小山村。贵阳中医学院毕业,却钟情文学创作。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六盘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六枝特区文联主席,《六枝文艺》、《桃花诗萃》主编,已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现为《山花》编辑部编辑,《中国作家 纪实》、贵州文学院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乌撒,那一缕茶香  

2012-10-15 11:45: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撒归来有些日子了,可唇齿间仿佛还萦绕着一缕茶香。

我说的乌撒,即威宁。这个“贵州屋脊”上的“阳光之城”,古称乌撒。唇齿间萦绕的那一缕茶香呢,是“乌撒烤茶”不散的精灵。

坦率地说,第一次与威宁亲密无间的我,兴许孤陋寡闻吧,并不知道乌撒这个名字。春风满面的四月,沐浴着黔西北高原金子般泼洒的阳光,随乌撒烤茶采风团一行20余人投入威宁的怀抱,我才知道她有个古老的称谓:乌撒。

乌撒前所未闻,那么,以乌撒冠名的“乌撒烤茶” 呢,它悠久的历史沿革,它深厚的文化底蕴,它独特的烤炙茶艺,自然也就不甚了了,剩下的,就只有新奇和惊叹了。于是,我只好来了个“恶补”,撒开思考的缰绳,睁大渴求的眼睛,在乌撒烤茶悠久的历史和鲜活的现实之间纵横驰骋……

我看见,威宁这片并不富庶却地处贵州西部的要冲,在历代兵家眼里,常常是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必欲据之而高枕。于是乎,重兵屯集,硝烟弥漫,是常有的事儿。烽火连绵中,历史的步履蹒跚而行,及至殷商、春秋战国时期,在贵州的版图上,就有了威宁的建置。北宋时,为绍庆府所领羁縻州之乌撒部,这是“乌撒”之名首度问世。

乘着时光的翅膀,飞进清朝幽深辽远的时空,康熙五年(1666),乌撒发生变革。原隶四川的乌撒土司府,易名威宁州,取威镇安宁之意,隶属贵州。威宁这个称谓,第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21年后,也就是清二十六年(1687),威宁升格为府,大定,黔西、平远三州,皆其治下。

清雍正七年,威宁由府降州,为大定府所辖。

辛亥革命的枪声,敲响了清王朝陡然落幕的丧钟,开启了20世纪民主共和的新纪元。此后两年,即民国二年(1913),威宁废州,建制威宁县,并设得胜分县(今赫章县)。

打这以后,威宁虽历经数次变革,但仍乃县的建制。威宁之名,也一直沿用。

漫长的岁月悠然逝去,穿越时光的滚滚风尘,威宁人什么时候开始有置茶叶于砂罐内,然后在火上炙烤冲饮的习俗,似乎已无从准确地考证。我们所知道的是,这种独具民族民间文化特色的“罐罐茶”,距今已有数千年历史。更令人欣喜和刮目的是,这一个小茶罐,一个小水壶,一个盛茶的器皿,三五个乃至七八个人围着火盆自烤自饮,其乐融融的古老茶俗,于2006年得到了升华,正式更名为威宁“乌撒烤茶”,从而焕发出更加绚丽夺目的光彩。

顾名思义,乌撒烤茶,重在一个“烤”字,抑或说,“烤”是乌撒烤茶的关键所在。烤功如何,决定烤茶的成败。

426日晚,也就是抵达威宁的当天,我们在香炉山茶园满山透绿的孔家海子、大海子等基地大饱眼福洗涤肺腑之后,蹚一地月光,来到乌撒烤茶馆品茗,品乌撒烤茶,算是开了眼界。

这个烤茶馆,是香炉山茶园对外展示的窗口。装修古朴,格调高雅,清新宜人。 刚一涉足,迎面扑来的便是一股浓浓的清香,让人神情为之一振。

为我们展示乌撒烤茶茶艺的,是一位看上去20来岁、身着玫瑰色回族裙装的管姓女孩,也是白天我们参观茶园的导游。

这女孩有个令人回味的名儿:甜。且人如其名,长得也蛮甜。小巧玲珑的身段,白里透红的脸蛋,清晰伶俐的口齿,一双并不算大,却会说话的眼睛,扑闪着粼粼波光。尤其是两个若隐若现的小酒窝,言语间,常常盛满了笑,让人心旷神怡。难怪,参观茶园时,女孩顿时便成了一伙作家诗人们争相合影的“明星”,成了绿地里一道靓丽的风景。

茶馆氤氲迷离的灯光下,悠扬悦耳的丝竹中,名甜的女孩儿,显得愈发优雅可人。

女孩款款坐下,她面前一张长长的黄褐色根雕茶几上,摆着电磁炉(原始的为煤炉)、水壶、烤茶罐、茶叶、茶杯、小茶桌等必备器具。

备具完毕,女孩便开始烘罐。只见她将一个小小的茶罐置于红红的电磁炉上,一边慢慢地转着烘烤,一边笑盈盈地给我们讲解。她说,烘罐是烤茶重要的环节,特别讲究火功,要求罐子通体均匀受热,目的呢,在于彻底排除罐子内湿气,罐温最高时,可达800度以上。

罐子烘好了,女孩便将茶叶放进烘好的罐中烤炙,上下左右地抖动小茶罐,茶叶在罐中不停地翻滚,她不时抬起茶罐,放在鼻前闻闻,不知是嗅味道,还是感受罐温。女孩告诉我们,只有这样,罐内翻滚的茶叶在高温的作用下,才会均匀受热,干而不焦,脆而不糊,待到透出浓浓的香,这茶就算是烤好了。说话间,她搁下茶罐,提起茶几上早已烧开的沸水,趁热冲入茶罐内,只听“滋”地一声,罐中气泡浮涌,茶香四溢。稍倾,罐口泛起一层厚厚的乳白色泡沫。女孩微微嘬起小嘴,吹去罐口的浮沫,随即加入开水,复将茶罐子置于电磁炉上,重新煨开。

不一会儿,一罐乌撒烤茶便泡制好了。

女孩麻利地拎起茶罐,将烤好的琥珀色茶汤,倒入茶几上一字儿摆开的七八个小小的咖啡色瓷杯,然后左手做出请的姿势,右手端茶,一一送到我们手中。

一招一式,娴熟准确,优美轻盈,有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走南北、见多识广的作家诗人们,也不禁被“镇”住了,由衷地发出啧啧赞叹之声。一个个迫不及待地细细品味。

我轻轻地一啜,豆香馥郁,滋味甘醇,沁人心脾。好久好久了,唇齿间依然馨香扑鼻,回味无穷,挥之不去……

 

说起“乌撒烤茶”这个茶界新秀,有两个关键,抑或不可逾越的人物。一个是威宁香炉山茶园懂事长蔡定常;另一个呢,是贵州省茶叶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郑道芳。打个不一定贴切的比方,如果说前者是乌撒烤茶之母,那么,后者便是乌撒烤茶之父。是他们,让经济和科技完美结合,使古老的威宁罐罐茶获得新生。是他们,用智慧、热情、心血和汗水,共同创造了“乌撒烤茶”这个在贵州、乃至中国茶界都有点儿名气的品牌。是他们,将乌撒烤茶与现代彝族舞蹈相结合,成功打造了一支乌撒烤茶茶艺表演队,并在2011贵州省第三届茶艺大赛中一举夺冠。

其实呢,蔡定常是个“煤老板”,倘以颜色而言,他从事的是黑色产业,经营着好几个煤矿。然而,兴许是耳濡目染吧,出生在威宁香炉山这片苍翠而广袤土地上,打小围着茶园转悠,嗅着茶树淡淡的清香,看着老人们惬意地喝着罐罐茶长大的蔡老板,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经营绿色茶产业,放飞心中孕育多年的绿色畅想,甚至捣古出与众不同的响当当的茶品牌。

心想事成。

2004年,机遇终于亲睐了蔡定常。他接手了炉山镇的几个茶园,创办了威宁香炉山茶园公司。按时下流行的说法,算是工业“反哺”农业吧。

凭着多年经营煤炭闯荡市场的经验,公司开张伊始,他便大胆地把茶园的产品定位在中高端市场,决定走“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的运营模式。

然而,理想和现实总是相距遥远。尽管规划宏远,切实可行,但坦率地说,开发煤矿他是把好手,可开发茶业呢,却是个地地道道的门外汉。管理姑且不说,单就技术,就得从零开始。好在,他是个谦虚的人,也是好学的人,他深知学而知之的道理。不懂,没什么可怕,学呗,请教呗!

他学的办法,就是走,走出山外。他要向茶界的高人学习、请教,有可能的话,将他们聘为自己茶园的“军师”。

蔡定常真的走了出去,足迹遍及浙江、福建、重庆等省市颇具盛名的茶区。毫无疑问地,他大开了眼界,也结识了不少德高望重的茶界雅士高人,可是却没有谁能让他一见倾心。

求贤若渴的蔡定常,失望而郁闷地回到贵阳。

可他没料到的是,在筑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却知道了一个令他心动的茶专家。朋友告诉他,哎呀,你老兄这不是舍近求远么,放着跟前的菩萨不拜,跑那么远干嘛呀!就这样吧,朋友一锤定音:你就去拜访他,相信你们会一拍即合的。

有人指点迷津,他别提有多兴奋了,马不停蹄地跑到湄潭去,登门拜访朋友眼中的贵州茶界高人。

果然不出所料,两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这个令蔡定常怦然心动的“高人”,就是贵州省茶科所副所长,威宁香炉山茶园公司总顾问郑道芳。

 

在乌撒,欣赏品味管姓女孩表演乌撒烤茶茶艺的第二天,“乌撒烤茶王”大赛在威宁会展中心举行,郑道芳担任评委主任,赛前难得的短暂间隙,我有幸采访了他。

刚刚年逾天命的郑道芳面庞清秀,身着深蓝、乳白、淡红三色相间的横条短袖T恤,高高的身材,挺拔矫健,匀称适中,全无时下不少“官人”臃肿不堪的官相,一副白框金架的近视眼镜,更显俊气儒雅,言谈举止,透出浓浓的书香。

阳光城的阳光,依旧灿烂热烈。我们不得不借助赛场旁边临时搭起的红色帐蓬作屏障,抵挡紫外线强烈的扫射。

真的,我和蔡老板的确很有缘分。郑道芳兀自点起一支“贵烟”,美滋滋地吸了一口,“卟”地喷出一股淡蓝色的清烟,打开了话匣子,沉浸在往事的盘点中。

对。原本对缘分颇以为然的我,情不自禁地点点头,是一种缘分呢。相逢是缘,相知、相处,就是。要不,你们一个在黔北,一个在黔西,怎么就那么对味地走到了一起,且珠连壁合呢。如果我说得不错,应该是茶这根红线,把你们牵在一起吧。

没错。茶为缘,以茶为缘。他笑着说,不过,也许你不相信,我虽然生在茶乡湄潭,可高考时,我的志愿并不是学茶。我搞茶,一搞就是一生,其实说起来,应该是一种误会。

是么?这回轮到我惊讶了,眼前这个温文尔雅蜚声茶界的专家,居然是“误入茶道”。

没错,就这样,他很坦率地说。

上世纪60年代初叶,郑道芳出生于山明水秀的茶乡湄潭。17岁那年,他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高考。兴许是父亲从医,叔叔也是兽医,或者是家里搞医的人不少吧,他10个高考志愿,起码有6个是医学院校。

一句话,他一门心思想学医。人医不行,兽医也可,就是没想到干别的。

可事与愿违,他收到的却是安徽农学院(现安徽农业大学)茶业系机械制茶专业的录取通知书。

怎么会这样呢?我没填这个志愿啊!

他百思不得其解,别提有多沮丧了。

那时,好像还没调配一说,到底是什么地方发生了变故,直至今日,郑道芳也没弄清楚。当然,后来他索性没了“弄”的兴趣。

当年,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要么将就读农大,搞一辈子茶叶;要么复读一年,来年再考一所心仪的的医学院校,实现自己的夙愿。

痛苦的思考中,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前者。他想,既然命运阴错阳差地作出这样的安排,想必这就是他的宿命。蓦然间,凝视茶乡那一望无垠的绿,他倏然对平日里熟视无睹的茶,有了前所未有的感悟。是啊,人的一生,其实干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怎样干,干得好。用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为生养自己的茶乡插上腾飞的翅膀,岂不是人生的一大快事?眼前这漫山遍野碧波翻卷的茶海,不就是自己广阔的人生舞台么?

茅塞顿开的郑道芳,欣然前往合肥。

4年时光弹指而过。

1982年,郑道芳学成归来,分配到贵州省湄潭茶科所现贵州省茶叶研究所),从事制茶机械与制茶技术方面的研究工作。

在这个1939年成立于湄潭,前身为中央农业实验所的科研单位里,在故乡浩浩荡荡的茶林间,他大显身手,如鱼得水,浑身上下有着使不完的劲。

1995年至今,他一直担任贵州省茶科所副所长。

其间的酸甜苦辣,自不待言。

无须赘述郑道芳这些年来所取得的科研成果和实绩,也没必要罗列他作为贵州权威茶叶专家的无数头衔和光环。我只想说的是,除了给威宁、雷山、湄潭等县担任茶产业发展科技顾问外,多年来,他还先后服务于全省数十个县、市和企业,专业从事茶科技、茶经济以及茶文化方面的指导、咨询、培训等科技服务工作,促进了这些地方茶叶产业的快速发展。仅此一项,他到底创造了多少社会效益和经济价值,难以估量。

就在我写这篇短文的头两天,他在刚刚闭幕的湄潭县茶产业发展大会上荣获“湄潭县十一五茶产业发展突出贡献奖”,就是明证。

身为香炉山茶园公司总顾问,他对乌撒烤茶的发展,更是呕心沥血。

据说, “乌撒”这个名字,就是他在深入走访,详尽了解威宁深厚悠久的历史文化渊源后,与公司老总蔡定常拍板敲定的。

我的案头,有一份香炉山茶园茶艺表演队 2006多彩贵州“两赛一会” 大型舞台茶艺表演参赛节目《乌撒烤茶》的脚本,名列榜首的首席编导,就是郑道芳。就在这次赛事中,“藏在深闺人未识”的乌撒烤茶闪亮登场,华丽转身,为世人所瞩目,一举夺得“毕节名匠”二等奖。

200710月,乌撒烤茶又在“贵州绿茶·秀甲天下”首届万人品茶活动中,崭露头角,一展风采,为贵阳市民热情关注。

    最终,也就是2011年,“乌撒烤茶”独占贵州省第三届茶艺大赛鳌头,名声大噪,享誉省内外。

尽管对乌撒烤茶作出了重大贡献,郑道芳却挺谦逊,并不居功自傲。采访中,他一再强调,工作是蔡总他们做的,自己不过帮帮腔而已。

 

说话间,烤茶王大赛开赛在即,主持人已手持话筒伫立台上,正招呼郑道芳等评委就座,于是我不得不中断采访,与他握别。

看着郑道芳渐行渐远的背影,不知怎地,我的眼睛竟有些潮潮的。我想,在我们这个世界上,人们每天都在干自己喜欢,或者不喜欢的事儿。博学多才的人呢,也不算少,博学而虚怀若谷者,就不那么多了。那么,就香炉山茶园公司老板蔡定常而言,就乌撒烤茶的发展壮大而言,他们碰到最初并不喜欢茶,最终却以茶为业,把茶事做得如此精到的郑道芳,彼此情投意合,相得益彰,除了投缘,就是乌撒烤茶的幸运了。

 

 

                               

 

              2012.5.16.草成

                 5.22改定于无为斋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