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凉泉刘毅的博客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日志

 
 
关于我

刘毅,男,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六枝特区一个名叫凉水井的小山村。贵阳中医学院毕业,却钟情文学创作。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六盘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六枝特区文联主席,《六枝文艺》、《桃花诗萃》主编,已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现为《山花》编辑部编辑,《中国作家 纪实》、贵州文学院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西陵古渡  

2012-05-26 18:55:2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再次走进毛口,已是上世纪80年代,与“初识”毛口,间隔了17个春秋。那时,早过而立的我,是六枝特区宣传部的一名干部。为做好毛河军用组合吊桥通车典礼的宣传筹备工作,我和一位副部长,在毛口一呆就是一个星期。

岁月荏苒。

昔日那个在莲花岩学农的青涩少年,早已长出青悠悠的胡楂,被时光的雕刀无情地刻下了若隐若现的抬头纹。如果说当年的毛口于我只是一种新奇和朦胧,那么,再次重逢,则让我对她有了探究的兴趣和较为理性的思考。

毛口乡地处六枝特区、关岭、晴隆三县(区)交界处的“金三角”地段,是六枝通往晴隆、普安的南大门。

毛河吊桥通车之前,从六枝前往晴隆、普安,甚至昆明等地的人员和物资,都要在毛口渡口,即古代的西陵渡口摆渡,才能到达北盘江彼岸。

毛河军用组合吊桥,就是在原西陵渡旧址修建一座全长246.46米、塔架中心距离154米、路径150米、车行道净宽3.7米,两侧各设6个避车台,设计载重汽车10吨,履带40吨,桥梁自重200吨的钢索斜拉大桥,以改善毛口一带落后的交通状况。

作为宣传部门,我们碰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要为毛口正名。因为在毛河吊桥两端索塔中部的横梁上,要悬挂硕大的“毛河吊桥”桥匾。可毛河的毛到底是用毛发的“毛”,还是茅草的“茅”,我们一时竟犯了难,因为当时两个字都有人用,且各有说道,似乎都有道理。

那时毛口街上没有饭店和旅馆,我们吃住都在公社的罗书记家(费用按照规定交纳)。五十开外的罗书记中等个头,长得精精瘦瘦的,很健谈,是个地道的毛口通。

通过和罗书记交谈和走访乡间“寨老”,我们了解到毛口的来历主要有两个版本,或者传说。

版本一,老奶生胡子。据说,很久很久以前,毛口有一女人,五十岁以后,一夜之间,突然长出满口胡子,且长了剃,剃了又长,循环往复,直至终老。一时成为奇谈。为铭记这千古不遇的奇异现象,故取名“毛口”。在毛口一带,甚至六枝民间,有一家喻户晓的歇后语:老奶生胡子——毛口。是为佐证。

版本二,盛产茅草。亚热带气候的毛口盆地,海拔较低600米),雨水丰沛,除了栽种甘蔗等经济作物,满山遍野长的全是金丝茅草,看上去就像草的海洋,深的地方,能将人蓄淹没。一派“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塞外风光,故名之“茅口”。

综合两种版本,我们最终采用了“毛口”说,将高高悬挂的桥匾确定为“毛河吊桥”。我以为,除了上面流传的典故,四划的“毛”字书写起来较为简单,也是一个原因。但时至今日,这一字之别,似乎也没专门定论,仍有人将毛口写作“茅口”。。不过,六枝特区近年颁发的公文,以及20027月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六枝特区志》,均将毛口写作“毛口”,也算是官方的一种姿态吧。

198711月,“毛河吊桥”通车典礼隆重举行。

时任贵州省副省长罗尚才出席典礼并讲话。

天堑,终天变成了通途。

实际上,历史悠久的毛口渡口,是很有些来历的。

史料记载,北盘江古称牂牁江。茅口渡,即西陵古渡,西汉前称牂牁渡,自古就是交通要塞和兵家必争之地。司马迁《史记》 “夜郎者,临牂牁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的描述,有学者认为指的就是毛口一带。公元9年王莽篡汉时,牂牁改名同亭,牂牁渡改为同亭渡。公元25年,刘秀建立东汉政权,为消除王莽对牂牁的影响,恢复牂牁渡,后改茅口渡。

清雍正七年(1729年),鄂尔泰改驿道走坡贡、郎岱、曾设官道于此。姓西陵东氏的鄂尔泰,当时曾任云贵总督兼辖广西,西陵渡因缘其姓而得名。西陵渡除了在经济、交通、社会、军事等方面有不言而喻的重要作用,还是六枝特区(原郎岱县)“郎岱八景”之一,曰:“西陵晚渡”。

相传,清初著名学者,名震京华的贵州大诗人周渔璜路经毛口,下榻毛口 “鸿兴客栈”,日暮时分,吃罢晚饭,诗人信步出游,沿牂牁江一路溜达,但见夕阳倒影,赤练横江,山色空蒙,烟波浩渺。远眺江心,一叶扁舟正逐浪而归,年轻的渔家后生俯坐船上,执浆拨水,好不潇洒。诗人心头一动,灵感顿生。回到客栈,让店家备上笔墨纸砚,挥毫泼墨,写下一联:

 

鸿雁逐征程万里行云横北岭

兴隆景似泽一湾碧水抱西陵

 

横批:

 

水天一色

 

围观者皆拍手叫绝。

这副对联,既写了牂牁江畔如诗如画的美景,又将客栈的店名嵌入联首,看似信手拈来,却情景交融,丝丝如扣,堪称大手笔。客栈老板如获至宝,喜不自胜,重谢之余,忙叫匠人镌刻门楣之上。一时间,慕名赏联者纷至沓来,“鸿兴客栈”生意兴隆,闻名遐迩。

 

 

 

                                                                                                                             2012.4.1.于无为斋

 

 

                           (原载2012528日《贵州民族报·印象贵州》)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