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凉泉刘毅的博客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日志

 
 
关于我

刘毅,男,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六枝特区一个名叫凉水井的小山村。贵阳中医学院毕业,却钟情文学创作。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六盘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六枝特区文联主席,《六枝文艺》、《桃花诗萃》主编,已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现为《山花》编辑部编辑,《中国作家 纪实》、贵州文学院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印象毛口  

2012-05-26 18:53:5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中的毛口是原生态的。

那掩映在芭茅草中的弯弯曲曲的古驿道,常年云雾环绕若隐若现的老王山月亮洞,滚滚流淌不舍昼夜的北盘江,坝子里山岗上一望无垠莽莽苍苍的甘蔗林,沿江而建民风古朴的逶迤小街,错落有致家家户户建有烽火墙的青砖瓦屋,还有古夜郎国流传千古脍炙人口的不老传说,都让人禁不住发之思古幽情,仿佛置身世外桃源,流连忘返。

初识毛口,是上世纪70年代初。那时,我在县城的郎岱中学读书。除了自编教材,我们的一个主要学习内容,就是遵照毛主席的教导:学工、学农、学军,目的自然是 “反修防修”,把我们培养成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但因当时郎岱县(今六枝特区)没有驻军,也没有大工厂,学工学军没条件,因地制宜,也就只有学农了。为此,学校在距县城30余里的莲花岩建了农场,让师生们分期分班地到莲花岩农场搞劳动,美其名曰:学农。

莲花岩隶属毛口公社,距毛口公社的首府毛口街上,也就五六里地。

莲花岩农场建在一个不大的山梁上。背靠高耸入云的老王山,前偎郁郁葱葱的九层山,周遭是比人还高的密密匝匝的甘蔗林,隔三岔五地,伫立着一两棵绿得发黑挂满果实的黄果树。放眼望去,不远处与木城擦肩而过的北盘江,阳光下闪耀着鱼鳞般的灿烂波光,间或有风吹过,带来一丝久违的清凉,让暑热难当瞌睡迷稀的我们精神为之一振。

我们干的活儿,是砍甘蔗。

将成片的甘蔗奋力砍倒,削去叶片,扎成捆,堆放在地上,然后用马车拉回场里。收工时,每人再扛上三五棵甘蔗,边走边吃,倒也悠闲自在。

劳作之余,我们最大的的乐趣,莫过于去毛口赶乡场。

每逢场期,农场就会放假。一是让学生们休息休息,二是买些生活用品。于是,吃罢早饭,男生穿戴整齐,正值花季的女生们一个个打扮得五颜六色的。在当地人诧异和长长的目光中,三五成群,邀邀约约地向毛口进发,成了当时一道不可多得的风景。

毛口属亚热带气候,盛产经济作物,除了甘蔗,还有花生,地萝卜、桐籽等等。我们兜里没多少银子,通常就买上一两个地萝卜,边吃边逛,既可果腹,又很爽口。而且,毛口一带多是红土,出产的地萝卜皮呈淡黄色,个大肉嫩,相当地甜,不像郎岱城里的地萝卜,原本是白色的皮,却用黄泥巴浆浆染成黄色,看上去很诱人,可剥了皮,吃进嘴里,却淡得跟喝水一般。

吃着地萝卜,几个要好的哥们便选一个较好的视角,津津有味地看穿着光鲜的布依族男女青年“赶”。虽然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和唱什么,可从他们含情脉脉的脸庞上,从那抒情动听的赶俵歌中,却感受到了那份甜蜜和惬意,倏忽间,仿佛自己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毛口另一道诱人的风景,要数狗肉街。

进场口场的地方,一溜儿摆着十多个狗肉摊。几块石头,架上一口大砂锅,两张长板凳,拼凑在一起,既是案板,也是餐桌,摊主就近找来一堆干柴,塞进露天灶里,“唰”地划棵火柴,随手扔进灶里,“呼”地一声,蓝色的火苗便蹿得老高,只消一袋烟功夫,锅里的狗肉便翻腾开来,刹那间,一阵阵清香气直往人鼻孔里钻,令人馋涎欲滴。

这种吃法,当地人称喂“狗肉汤锅”。

酒肉不分家。在狗肉摊的的周围,便是几家卖“老根酒”的摊摊。

至今想起来,在我并不算短的经历中,这恐怕是最简陋的狗肉摊了。烹调呢,更无技术含量可言,清一色水煮盐放,原汁原味,没什么过多的佐料,顶多拍几块生姜,撒上头十颗花椒罢了。可这种老土味狗肉,却颇受当地布依人喜爱,一个个狗肉摊前,座无虚席。尤其是那些赶场卖了点土特产,兜里揣了几块钱的布依汉子,散场时,总少不了来到狗肉摊前,抖抖索索地摸出5角钱,打上一碗“老根酒”,一边吃狗肉,一边品酒,别提有多惬意了。那酒度数倒是不高,也就30来度的样子,劲道不大,喝起来挺受和的。正因为如此,喝着喝着,便刹不住车了,喝了一碗,又来一碗。碰到几个熟悉要好的食客酒友,大伙儿便凑在一起,五魁首四季财地划起拳来。岂不知,淡酒多杯也醉人,于是乎,喝着喝着,一个个便喝高了。待老婆路过,或者儿女特意来搀扶回家,仍意欲速未尽的样子,一个劲儿嘀咕:没醉,我没醉,哪个醉啦?

这种“家家扶得醉人归”的景象见多了,我们无疑也受到了感染,或者说经不住诱惑。有一次,我和要好的同学张扬一合计,省下买地萝卜的零花钱,各自买了碗毛口狗肉,奢侈了一把。哇,那个香啊,真是没得说。

 

 

 

                                           

 

                                                   2012.3.31.于无为斋

 

 

                     (原载201257日《贵州民族报·印象贵州》)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