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凉泉刘毅的博客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日志

 
 
关于我

刘毅,男,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六枝特区一个名叫凉水井的小山村。贵阳中医学院毕业,却钟情文学创作。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六盘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六枝特区文联主席,《六枝文艺》、《桃花诗萃》主编,已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现为《山花》编辑部编辑,《中国作家 纪实》、贵州文学院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诗乡”离我们有多远  

2012-04-16 22:05:1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脉六枝特区桃花诗会

写在前面

 

2012413日,应邀参加六枝特区第24届桃花诗会,即席发言。会后,有朋友称赞,中肯、实在,讲到了点子上。返筑后,回想会上所说的话,觉得有的地方并未点透,大有意犹未尽之感。思忖再三,决定将会上所说内容回忆整理,并加以充实,诉诸文字,以之与关注六枝特区桃花诗会的朋友交流、探讨、求教。

 

 

本来我是不打算发言的,因为没准备。

既然云儒秘书长(诗会主持者)点了我的将,非要赶鸭子上架,看样子不整两句是说过不去了。

首先,感谢文联微波主席的盛情邀请,给了我这个学习的机会,并借此机会,谈些感触。

迄今为止,六枝特区桃花诗会已经召开24届。20多年,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不过是一朵小小的浪花而已。但作为国家级贫困县,能够二十余年如一日地举办一个活动,实在是难能可贵。这当然得力于特区党委、政府、人大、政协领导一如既往的鼎力支持,得力于广大文朋诗友的厚爱。

实际上,由原六枝特区人民政府副区长、诗人陈月枢等人于1985922日发起召开的“桃花诗会”,已经走过了27个年头。首届桃花诗会后,由于各种原因,桃花诗会一度中断3年。1989年元月,特区文联成立后,这才主持召开第二届桃花诗会、首次编辑油印诗会选集《桃花诗萃》。此后,一年一届诗会,一年出一本诗会选集《桃花诗萃》,并延续至今。我们今天所指的第24届桃花诗会,就是这么来的。首届桃花诗会时,我是六枝特区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当然也是一名文学爱好者,因此有机会做一些具体工作和参加诗会。打这以后,一年一度的桃花诗会,我都是积极的参与者。1992年到文联任职后,我从桃花诗会的参与者变成了组织者。换句话说,从1992年第5届桃花诗会起,至2006年第18届,我连续主持召开了14届桃花诗会,为繁荣六枝的诗歌创作做出了应有的贡献。2006年底“改非”,至今年参加第24届桃花诗会,其间中断5年没有与会。从桃花诗会的参与者到组织者,再从组织者回到参与者,我深知文联同仁们在人手少,经费紧张的情况下,为诗会的召开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借此机会,作为一个“老桃花”,我要衷心地向文联的同仁们道一声:你们辛苦啦(掌声)!

刚才,市文联的永俊主席在讲话中说到,六枝特区桃花诗会举办了24届,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是一种罕见的文化现象,也有了一定的影响力。“桃花诗会”,无疑已经成为六枝的一张文化“名片”。但由于媒体和其他形式的推介不够,桃花诗会在全省,尤其是在全国,知名度不是太高,连续举办了24届桃花诗会的六枝,也没能成为“诗乡”,或者说与诗乡无缘。对此,我深表赞同。实际上,过去主持特区文联工作,或者作为桃花诗会的主持者,我就想到了这一点,并相应地采取了一些措施,力所能及地做了些宣传和推介工作。比如,在刊物和报纸上刊登桃花诗会作品,邀请诗歌名家莅临并作讲座,刊发诗会消息、通讯等等。但由于客观和主观的因素,的确没有达到应有的力度和高度。历时24届的六枝特区桃花诗会,虽然名声在外,但并未闻名遐迩。因此,继续做好桃花诗会的宣传推介,将六枝打造成“诗乡”,的确任重道远。

除了而外,我以为,桃花诗会开了24届,六枝却没成为诗乡的又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的诗歌没有重量级的领军人物,也没有在全省、甚至全国占有一席之地的叫座诗人,更没有能够集团冲锋的诗歌方阵。也就是说,20多年来,我们做了大量的诗歌普及工作,并取得了不菲的成绩,今天能有100余名诗歌作者欢聚一堂,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我们的提高做得很不够,或者说效果不够明显。一个大学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她有许多名教授。一个地方名声大振,她必然有文化名人或者政治名人。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湘西的凤凰,她的建筑,她的风土人情,的确有独特的地方,但我以为,凤凰旅游持续火爆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凤凰出了个文学大师沈从文。到凤凰去的人,起码有三分之二的人是冲着沈从文去的。换言之,在凤凰,不少人发的是沈从文的财,或者因有了沈从文而发财。前不久途经凤凰,我曾和朋友说起,凤凰人因沈从文而发财,但他们会不会感激沈从文呢?朋友苦笑,说,不知道呢。真的,也许确有凤凰人不知道沈从文何许人也,也许有的凤凰人不知道自己是因了沈从文而赚得盆满钵溢,但沈先生对凤凰经济发展的贡献,却是有目共睹,世人皆知的。就近来说,遵义绥阳之所以成为“诗乡”,与李发模的名气有极大关系,当年他一首《呼声》,不仅轰动中国诗坛,也改变了自己的命运,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让他的故乡绥阳发生了文化方面的颠覆和改变。

应当说,关于文学人才的培养和文学作品的提高,我们在很多年前就意识到了的。大概是1994年初,到文联工作没多久,我就准备在《山花》推出一个六枝特区文学作品小辑,稿子准备好了,相应的经费也筹措到位,可以说万事俱备。但没想到的是,因该刊的人事更迭而至小辑流产。令人欣喜的是,后来,在我们选送的文学作品中,微波主席的两首诗歌在《山花》发了出来。这说明,微波的诗歌当时就达到了一定的层次,是很有潜力和势头的。在座的文友都知道,号称文学期刊“四小名旦”的《山花》,选稿的眼光颇为严格和挑剔,别说一次发两首诗歌,就是发一首,也是极不容易的。当然,由于从政等等原因,微波的诗歌开端不错,却后继乏力,没有达到应有的高度和预期。还有寇大军,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开始诗歌创作,与今天在座的诗人中华主席可以说是一茬,且当时势头正健。但后来却把精力转移到了小说和绘画,诗歌创作也就停滞下来,让人抱憾不已。不过,即便如此,从诗歌提高的角度看,桃花诗会也是很有成绩的。如近年在诗坛频频亮相,很具些人气的青年诗人钱磊,就曾在读六盘水师专时参加过桃花诗会,并在《桃花诗萃》起步。当然,钱磊是盘县人,不是六枝本土诗人,不免有美中不足之感。

勿庸讳言,培养立得住,叫得响,在贵州、乃至全国都有有一定知名度的领军诗人,建设一支能够在诗坛发起集团冲锋的诗歌队伍,是将六枝打造成“诗乡”的必需硬件。我觉得,要达到这个目标,办法不外乎两个,一是走出去,再就是请进来。

所谓走出去,就是由文联组织具有一定创作势头和潜力的作者,到诗歌创作发达的地方,进行交流和学习。正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六枝有句方言,叫做“地牯牛把倒窝窝耍”。也许,我们写了几首诗,在《桃花诗萃》发发,参加参加桃花诗会,感觉良好,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似乎有点诗人的风采。可一旦我们走出去,这才发现,外面的天地其实很大,我们原来是那么渺小,需要学习借鉴的东西是太多。真可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而一旦我们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其实就是进步的起始。这样的好事儿,何乐而不为呢?

其次是请进来,也就是不断地请一些著名诗人、著名期刊到六枝来,为部分势头好的作者传经送宝。尤其是后者,更为重要。假如我们能把《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等期刊的资深编辑请来,对有一定基础的诗歌作品进行打磨和修改,也就是“开小灶”。然后以小辑或者个人组诗的形式在这些刊物上发表,势必会形成一定的阵势和影响,也会增强这些作者的自信心和创作热情,使他们的创作水平跃上一个新台阶。

当然,不管是走出去,还是请进来,都是要花些银子的。在市场经济已经占主导地位的今天,那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儿,已经成为历史,不复存在。就是说,文化建设,也是需要投入,甚至是大量的投入。想不投入就取得成果,无异于天方夜谭。好在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为我们确立了文化强国战略目标,指明了前进的方向。而且,特区党委、人大、政协的领导都出席了今天的会议,足以体现他们对“桃花诗会”这一品牌的重视。我想,虽然我们的财力并不富裕,但以历经24届的桃花诗会为载体,加大经费投入,出人才,出作品,领导们是绝对有这个意识和胆略的,也是舍得花点银子的。

既如此,长此以往,坚持不懈,我相信,将六枝打造成贵州第二个“诗乡”,为期肯定不会太远。

拉拉杂杂地说了这么多,权当抛砖引玉。不妥之处,请与会的各位领导,来宾、文朋诗友,不吝赐教。

谢谢大家!

 

 

 

                            2012.4.16.回忆充实整理于无为斋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