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凉泉刘毅的博客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日志

 
 
关于我

刘毅,男,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六枝特区一个名叫凉水井的小山村。贵阳中医学院毕业,却钟情文学创作。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六盘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六枝特区文联主席,《六枝文艺》、《桃花诗萃》主编,已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现为《山花》编辑部编辑,《中国作家 纪实》、贵州文学院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坚守中的嬗变  

2011-09-16 22:57:3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杉乡文学》2011年第234期扫描

 

 

承蒙厚爱,近年常收到赠阅的《杉乡文学》,虽不敢说每篇必读,却总要浏览一番,碰到好的篇什,每每细细品读,受益匪浅。为刊物的发展进步感到欣慰的同时,又觉得有些不满足,抑或少了点什么。宛如饮酒,品质不错,却少了点儿劲道。可翻读近期收到的2011年第234期《杉乡文学》,不经意间,却发现刊物悄悄地发生了诸多变化。较之以往,劲道更足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自然是封面。下端是简洁抽象的苗族剌绣,内含龙、鸟、蚕等图腾文化。色彩呢,则由浅色逐渐过度到深色。如第4期,赭红铺底,自下而上,由浅入深。在顶端左侧约五分之一处,跳出一块长方形的板栗色,板栗色块上,隆重推出白色手书——杉乡文学,格外抢眼。刊名旁边,是白色的年份、期数、以及国内统一刊号和国际标准刊号。中部靠右侧部位,亦用白色凸显余秋雨《肇兴,真正的公民社会》等5篇重要篇目,有画龙点睛之效。整个封面,给人的感觉是抽象、含蓄、厚重,富有想像空间和视觉冲击力。说通俗点,很文学,就是一本文学刊物样子,能让人当即产生打开一读的欲望。第23两期,图案相同,但因在色彩变化上做足了文章,也同样收到了异曲同工的效果。标题的制作,舍得版面,不吝“留白”,图文并茂。字体大小适中,疏密得当,显得大气。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刊物重新刊用了贵州已故著名作家蹇先艾先生题写的刊名。作为“五四运动”以来于国内外享有盛誉的小说家、散文家和诗人,曾被鲁迅誉为乡土文学家蹇老是贵州一张经久不衰的文学名片。重新刊用蹇老题写的飘逸遒劲的“杉乡文学”刊名,无疑使刊物的文化品位得到了大力提升。另外,刊物的扉页也处理得很具匠心,大块留白,右侧竖排的镶边条幅里,黑色的蹇老手书“杉乡文学”和签名很是吸引眼球。左侧下角,分行排列办刊理念:“文艺人才的摇篮,心灵旅游的胜景,思想启迪的园地”,可谓开宗明义,言简意赅。

封面是刊物的脸。

只要坚持不懈地探索创新,《杉乡文学》一定会形成自己独特、新颖、别具一格的封面,在琳琅满目的期刊杂志中,首先抓住读者的眼球。

其次是栏目。

栏目是刊物的窗口。作为文学刊物,其内容不外乎小说散文诗歌文学评论四大板块(偶有报告文学等)。换言之,支撑文学刊物的,就是这四个主要成份,万变不离其宗。但并不等于说把这四种货色一古脑儿地堆进去,就是一本优秀期刊。面对四种“原材料”,编辑就像建筑师,如何将这些材料构建搭配,这就涉及到栏目设置。透过栏目的设置,读者可以感受到编辑的编辑理念和审美意趣。反之亦然。上述三期《杉乡文学》,编辑在栏目设置上颇具匠心,新增了“大家品读”,以刊发名家大家的作品,接连推出了余秋雨的两篇文化散文,《蚩尤的后代》、《肇兴,真正的公民社会》。另外“走读社会” 、“心灵旅游” 等栏目,也较新颖,给人的感觉是,文学味很足,不像时下有的刊物,打着文学的牌子,兜售与文学相去甚远五花八门形形色色的玩艺儿。栏目设置简洁明快,重点突出,没有了以往栏目过于繁杂,或者不时开辟“应景”栏目的弊端。但在栏目之间,却有“串门”之嫌。如第2期用“原创文学”统领小说散文诗歌,“走读社会”包容纪实性人文掌故等作品,无疑是正确的,但第3期却用“走读社会”囊括小说散文诗歌,就可商榷。好在,第4期又将小说散文诗歌置于“原创文学”麾下。窃以为,栏目即“品牌”,既已确定,就应该保持相对稳定,换来换去的,不利于刊物发展和维持读者的审美情趣。

其三,“内”与“外”的把握。

创刊于上世纪80年代中叶的《杉乡文学》,转眼已历经25载风雨春秋。作为贵州屈指可数的几家文学期刊之一,无疑为贵州文学的发展和繁荣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上世纪末,出于种种无奈,《杉乡文学》曾“嫁”到山外,成了别人的媳妇,虽名姓未改,却与文学走得远了,令不少钟情于她的圈内外粉丝心痛不已。大约在前年吧,嫁出去的“山妹子”,又回到了“杉乡”,有读者欣喜地称之“回归”。言下之意,自然是指《杉乡文学》又回到了读者所期待的文学之路。读了第234期《杉乡文学》后,我的印像是,“回归”后的《杉乡文学》,愈发纯粹和文学了。别的不说,单内稿与外稿的处理,就把握了较恰当的“度”。

通常而言,地域性较强的刊物,容易走向两个极端。要么眼睛朝外,一味地崇尚外稿,所谓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要么闭关自恋,画地为牢,自个儿围绕圈圈转,谁也不放在眼里。可上述3期《杉乡文学》,就较好地把握了这个“度”。既刊发埠外名家的大作,为读者提供高品质的精神食粮,给本土作者打开一扇学习借鉴的窗口,又不忘扶持本土作者,为他们搭建展示文学才华的平台。以第2期为例,作为头条刊发的鲁奖得主次仁罗布的小说《秋夜》,达斡尔族女作家达拉的小说《一只手镯》,严凤华的散文《月迷津渡》等埠外作家的作品,无疑为刊物增色添彩;而本土作家斯力的小说《修养》、甘典江的诗歌《审判》、刘美的散文《泥之今生一具陶》、蒋映辉的散文《故乡的树》、陆景川的纪实文学《费孝通不寻常的黔东南之旅》等作品,则显示了“杉乡”的创作实力和不俗阵容,令人刮目相看。

诚然,作为地级文学刊物,要想对作家,尤其是埠外作家形成强大的吸引力,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譬如尽可能地提高稿酬,加强联谊,让刊物更具文学品位等等。可以相信,《杉乡文学》既已“回归”,并在文学的坚守中力求改变,那么,假以时日,《杉乡文学》办成贵州、乃至全国高质量、高品位、有影响力的文学期刊,也许并不遥远。

 

 

 

                                                                                                                                     2011.6.30.草成

                                                                   2011.7.4.改定于无为斋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