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凉泉刘毅的博客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日志

 
 
关于我

刘毅,男,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六枝特区一个名叫凉水井的小山村。贵阳中医学院毕业,却钟情文学创作。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六盘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六枝特区文联主席,《六枝文艺》、《桃花诗萃》主编,已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现为《山花》编辑部编辑,《中国作家 纪实》、贵州文学院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绝 地 花 开  

2011-05-26 23:38:4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普定“冰脆李之乡”坪上的时候,正是花事浓郁的时节,准确地说,应该是乍暖还寒的早春二月。于是乎,天气就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头天还阳光灿烂,满眼春色,翌日便阴沉沉的,一骨碌又掉进了冬天,不但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冷雨,还不时裹挟着撒下些细细的雪米粒儿。可即便天公不甚作美,我们一踏进坪上这片夜郎湖畔峰峦叠嶂的土地,便仿佛跌进了李花的海洋。一簇簇、一团团、一坡坡的李花,宛若飘飘洒洒的春雪,满山遍野,堆银叠玉。炊烟袅袅的农舍旁,葱茏滴翠的山崖上,间或还会闪过一树树桃花灿若云霞的嫣红,一垅垅油菜花恣意张扬的金黄,不经意间,常常会迎面扑来一阵阵袭人的花香,让人心旷神怡。马路上,田野里,村寨旁,城里抑或乡村的赏花人,纷至沓来,一个个春风满面,如醉如痴。

不言而喻,我们这次到坪上去,也是赏花。说通俗一点,就是看花,看李花。这些年,随着“多彩贵州”声名远播,各地的旅游日益升温,以花为媒的各种各样的“节”,令人目不暇接,譬如桃花,杜鹃花,梨花、油菜花等等,应有尽有,不一而足。可办李花节,且已经连续办了四届,让原本零星散落的李花开得如此蔚为壮观、惊心动魄,如果不是我孤陋寡闻,恐怕也就坪上这一处吧。也正因为李花为媒,我们一群贵州文学院的签约作家,应邀参加普定石漠化地区(坪上)李花节,才得以走进坪上,置身这一幅幅桃红李白、山清水秀、浑然天成的水墨山水中。

其实呢,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贵州土著,李花之于我,并不陌生。在我的故乡,那个与普定比邻的掩藏在大山皱褶中的小山村,也曾有过一两棵李树,儿时的我,似乎也吮吸过李花的芬芳。然而,在坪上这样的生态环境十分脆弱,石漠化十分典型的石山区,李花如此蓬蓬勃勃,栽种李树竟成了村民致富的支柱产业,的确让我大开了眼界。

勤劳智慧的坪上人,创造了石头开花,岩山结果的奇迹。

贵州号称山的王国。开门见山,出门即山,用地理学的术语来说,叫做喀斯特地貌。

喀斯特一词,源自南斯拉夫西北部喀尔斯高原地名。我国喀斯特现象的文字记载,可追溯到2400年前。300多年前的明代地理学家、旅行家徐霞客,也曾专门研究并记述了南方喀斯特地形与洞穴。我们通常说的喀斯特地貌,指的就是可溶岩(主要为分布最广的碳酸盐岩)经过溶蚀为先导的喀斯特作用,形成地面坎坷嶙峋,地下洞穴发育的特殊地貌。喀斯特地貌的最大特点,就是容易导致石漠化。换句话说,喀斯特地貌和石漠化,是一对不可分割的孪生兄弟 所谓石漠化,则是“石质荒漠化”的简称。指的是石灰岩岩溶山区脆弱生态系统与人类不合理的社会经济活动相互作用,从而造成岩石裸露、具有类似荒漠景观的土地退化过程。

应当说,从旅游审美的角度来看,由于我国喀斯特发育的多轮回和地带性,形成了各具特色、千姿百态的喀斯特地貌景观和巧夺天工的洞穴奇景,是不可多得的旅游资源。如广西桂林山水、云南路南石林、四川九寨沟、湖南张家界,以及我们贵州安顺的黄果树瀑布、黔西南州的万峰林等等,都已成为闻名于世的游览胜地。

可是,事物都具有两面性,越是石漠化的地区,就越贫困。有的地方,甚至寸草不生,以至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生态专家不无痛心地断言:石漠化地区是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最好的办法是:移民。

有资料表明,目前石漠化正以每年两千多平方公里的面积扩大,其治理难度甚至超过沙漠化,并日益成为制约西南地区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顽疾,凡石漠化严重的地方,就是最贫困的地区。我省88个县(市)中,就有74个县(市)石漠化比较严重,几乎囊括了50个国家级重点扶贫县和20个一般扶贫县。全省320万贫困人口,绝大多数分布在这74个县(市)。

于是,有人形象地将严重石漠化的地方称为“绝地”。

普定,就是这样一块严重石漠化的“绝地”。全县岩溶地貌占国土面积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石漠化面积占百分之四十。坪上呢,则是普定县石漠化之最。这里山峦重叠,岩石裸露,地形切割,峡谷深沟,严重缺土,缺水,绝大部分土地是石旮旯,生态环境十分恶劣。乱石旮旯地,牛都进不去。春耕一大坡,秋收几小箩”这首民谣,便是坪上石漠化的真实写照。

勿庸讳言,面对日益恶化的生存环境,坪上人无疑也想到过移民。然而,尽管山穷地薄,却是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毕竟故土难离,砍断骨头连着筋呢。总有许许多多的眷念,许许多多的牵挂,不是说走,提起脚来,就走得了的。

穷则思变。

盯着眼前越长越高的石头,脚踏石旮旯地里那一抔薄薄的瘦土,怎样让生命之花灿烂,让生活之树常绿,坪上人苦苦地思索着。蓦地,仿佛一道电光石火,忽闪着划过迷惘的心田,坪上人想到了栽种李树。

李子乃落叶小乔木,属蔷薇科,别名嘉庆李,罧、李实、嘉庆子、山李子等。李子浑身是宝。李果酸中泌甜,脆美清香,含多种人体需要的营养成分,有研究表明,李子含較多碳水化合物,各种无机盐,微量蛋白质、糖类、脂肪、鈣、磷、铁、胡罗卜素,維生素 B、维生素C 和煙酸,並含天門冬素、絲氨酸、甘氨酸、脯氨酸、蘇氨酸、丙氨酸等氨基酸,故有異香。除了生食,李子还可制成蜜饯、如李脯、罐头、果酒等。因其性平味甘酸,入肝、肾二经。李果还可药用。据《泉州本草》载,李果具有泻肝胆湿热,破瘀利水之功效。可治肝病腹水,骨蒸劳热,消渴等。凡湿热蘊于肝胆,腹水,小便不利者,可为輔助食疗。此外 ,李果还是美容之佳品。《普济方》云:李子花与梨花、樱桃花、蜀黍花、红白莲花等研细为末,用于洗脸,百日可光洁如玉。故自古以来,为女姓美容所青睐。

    实际上,坪上栽种冰脆李由来已久,但都是零敲碎打的种植模式,随意地在房前屋后,田边地角,种上那么一棵两棵。家境较好的人家,根本就不当回事儿。李子熟透了,打打口渴,或给娃儿尝尝鲜,也就完事;日子有些窘廹的人家,倒也知道用冰脆李赚点儿盐巴钱,但似乎羞于拿到县城或集镇上出售,而是“一个筐子、一条袋子,一张凳子”地坐在马路边叫卖。因此,尽管坪上冰脆李味甜汁多、肉质致密、酥脆爽口、微带苦涩,富含维生素C、无机盐、钙、铁和多种氨基酸,是降血压、增食欲、抗病、抗辐射、美容、抗衰老的绿色食品。但因种植数量有限,销售方式传统原始,自然也就赚不了几个钱。

公元2000年,在一般人眼里,也许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可在普定,抑或在坪上人看来,却格外值得铭记,许多年后,蓦然回首,不少坪上人发现,正是这一年,机遇开始青睐普定,垂青坪上。就是这一年,普定通过不懈的努力,成为全国“退耕还林科技实验示范县”。退耕还林工程、尤其是“示范县”的一系列优惠政策,仿佛一支强大的催化剂,让沉睡千年莽莽苍苍的喀斯特群山得到了激活,焕发出从未有过的勃勃生机。坪上人紧紧抓住这千载难逢的契机,把产业结构调整定位在冰脆李上,并以期通过冰脆李种植找到一条治理石漠化的路子。随后,好运接踵而至。一年后,坪上又被确定为全国“生态重建石漠化治理示范点”。虽然同为示范,意义却迥然不同。如果说前一个示范的确立,为坪上种植冰脆李治理石漠化找到了切入点,那么,这后一个示范,则为坪上的冰脆李腾飞装上了强劲的推进器。中国林科院、中国亚热带林业科研所、南京林业大学、贵州大学的专家学者相继前来,在坪上创办了5个林业科技支撑点,就地科研,现场指导。于是,坪上的冰脆李种植便从原始的旧巢中蜕变出来,步入了科技发展的轨道。九龙坡、哈呼、石板种植基地、蜂子岩种植示范点的相继诞生,使坪上的冰脆李种植跃上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台阶。更可喜的是,这些榜样或者模式辐射开去,短短几年间,坪上的冰脆李种植便逐渐覆盖全乡的石旮岩缝,满眼葱茏,流青滴翠。

2004年,坪上冰脆李挂果伊始,便显示出可观的经济效益。同样是一亩地,栽种苞谷,收入也就三百来元,可种冰脆李呢,高达一千五百余元。与种苞谷相比,净增一千多元多元。乡里的工作人员以坪上村为例,给我们算了一笔帐,该村九百余亩冰脆李,共增收一佰多万元,村民人均增收四百多元。真可谓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少数当初对栽种冰脆李持怀疑、观望态度的人,吃惊之余,肠子都悔青了。于是,不用谁再费口舌,一个个热火朝天地忙乎开了。

坪上冰脆李种植普遍开花的同时,还涌现出一批种植大户。在和平村,我们见到了栽种了30亩冰脆李的李进光。这个看上去四十开外的山里汉子,一提起冰脆李,两眼生辉,笑靥如菊,陶醉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想想,也难怪李进光这么高兴,过去吃盐巴都犯愁的他,如今年收入5万元以上,相当于两个一般公务员一年的工资水准,再矜持的人,也难免喜形于色。李进光无不自豪地告诉我们,以前栽冰脆李只图卖个盐巴钱,现在呢,不要说买盐巴,就是买小汽车也不在话下。我故意跟他逗乐,那就买一个来玩玩吧。老李嘿嘿一笑,说,缓倒年把吧,等我把这房子翻一翻,就去整球个来玩。顿了顿,问我,你相信不?相信。我连忙说,相信,相信。我这样说,并非言不由衷地和李进光打哈哈。想想看,年收入5万元,买个桑塔纳丰田甚至奥迪什么的,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么?

随着冰脆李种植面积的日益扩大,坪上人的商品经济意识也前所未有地增强,冰脆李在他们眼里,已不再是哄娃儿和挣盐巴钱的小不点儿,而是要做大做强的特色产业。同样是在2004年,坪上乡正式为冰脆李注册了“夜郎牌”商标,并投资30多万元,在和平村建成了面积达5000平方米的果品批发市场。冰脆李-----这个以往“藏在深闺人未识”的山珍,堂而皇之地成为坪上乡的支柱产业,撑起了半壁江山,向“上规模、树品牌、闯市场”的目标奋进。果大、皮薄、酥脆、色鲜、味美的坪上“夜郎牌”冰脆李,正在商品经济的大潮中奋力搏击,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所青睐。

坪上人用自己的才智和汗水,成功地打造了安(顺)——织(金)公路小兴浪到白水5000亩优质冰脆李产业带,成了遐迩闻名的“冰脆李之乡”。

更令人欣慰的是,坪上成功种植冰的示范作用,正在普定日益彰显出来。随着全县冰脆李种植面积的日益扩大,冰脆李将成为普定的特色主导产业。

西南石漠化、北方沙漠化、黄土高原水土流失,已经成为中国的“三大生态灾害”。

怎样治理“三害”中的石漠化,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石旯旮里栽种冰脆李大获成功,坪上人终于在石漠化的“绝地”上,杀出了一条生路。

 

晃眼间,坪上采风归来已有月余,当我坐在电脑前敲打这篇文字的时候,清明将至,阳光格外地明媚,春意呢,已有些盎然了。可我的心,似乎还没收回来,仿佛仍旧陶醉在坪上的雪山金海间。我想,坪上那些开在“绝地”上的一片片一坡坡的李花,想必早已凋谢,但它们孕育的小指般大小的雏李,此时肯定挂满了枝头。因为花事既繁茂浓郁,果实呢,也就会格外丰硕。那么,再过两三个月,又该是坪上人收获喜悦的时候了。

 

                                    

 

 

 

2009.41.草成

          2009.9.16.改定于无为斋

 

这是篇命运不济的小文。

成稿至今,已经两年有余了。开初,因是应某地之约写的应征文稿,没投出去,只想待 “征文”有个结果再说。殊不知,这个所谓征文不了了之,至今无结果可言(可能再也不会有结果了)。实际上,同是该县的另一个地方,也搞了个这样的热热闹闹的征文,并郑重其事地公布了获奖名单,可至今同样杳无音讯。作为写作者,感觉是被人结结实实地忽悠了一把,或者就像女人被强奸了一样……

文章犹如自己生的孩子,再丑陋,也是珍惜的。今晚打开文件夹,突然发现自己这个还没见天日的“儿子”静静地躺躺在里面,一副哀伤的神情,心里不由颤了颤,于是决定把这小东西解放出来,让他在自己的博客里透透透阳光,也算是不是结果的结果吧!

 

 

                                                        2011.5.26.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