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凉泉刘毅的博客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日志

 
 
关于我

刘毅,男,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六枝特区一个名叫凉水井的小山村。贵阳中医学院毕业,却钟情文学创作。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六盘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六枝特区文联主席,《六枝文艺》、《桃花诗萃》主编,已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现为《山花》编辑部编辑,《中国作家 纪实》、贵州文学院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读“跪井”  

2010-06-04 09:03:0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无意中读到跪井的。

大约是牛年冬季,抑或是虎年开春之前吧,反正时间概念不怎么清晰的我,记得不是很准确了。我们一帮文人艺人电视制作人什么的,应邀去了一趟黔南长顺。用时下惯常的说法,也就是采风。走马观花呼呼拉拉地转了一圈回来,记忆中那些被人津津乐道的风景名胜,仿佛远去的白帆,早已渐行渐远。而那一眼几乎无人问津的跪井,却随着日子的流逝,在我的脑海里日益凸显出来,让我久久难以忘怀。

跪井生长在长顺白云寺内。

白云寺座落在长顺县改尧乡北面海拔1442.2米的白云山上。这里古朴旷远,林莽逶迤,幽雅静谧。白云寺主要由潜龙阁、大雄宝殿、观音殿、伽兰殿、祖师殿等建筑组成。导游告诉我们,白云山是贵州佛教发祥地,也是贵州四大佛教名山之一。与铜仁梵净山、盘县丹霞山、平坝高峰山齐名,并列为贵州四大佛教名山。高寿600余载的白云寺,乃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白云山,抑或说白云寺之所以声名遐迩,除了风光秀美,还在于其“帝王文化”。据史书记载,明建文帝在“靖难之役”中落难,望白云遁迹于此,遂在山中削发为僧,修行近四十载。白云山也因此而得名。

1638415日,地理学家徐霞客考察白云山,写下详细游历记叙,并载入《徐霞客游记》中。

 也许正因为白云山有着独特的地理和人文景观,在旅游作为无烟工业日益受到人们关注的今天,白云山无疑是游人心目中的一块圣地。我们在白云山游览时,数座仿古的庙宇亭阁正在兴建,据说是为数月后将要在此召开的白云山旅游文化节做准备。数百年的名山佛地,着实焕发出勃勃生机。

不过,看到跪井,却有些偶然。

那天,我们到达白云山的时候,天上正飘落着霏霏小雨,一行人尾随着导游小姐,听她虽面带职业笑容,却缺乏感情色彩的介绍,不禁有种昏昏人欲睡的感觉。这时,就在大雄宝殿前的院子里,准确地说,应该是在大雄宝殿石阶左侧,殿前基石下面的角落里,座落着一个拱形的石头砌成的井罩,井罩顶端的一块石头上,“跪井”两个阴刻楷书大字,倏然闯入了我的眼帘。

跪井?我脑海里仿佛闪过一团电光石火,多么富于想象和具有视觉冲击力的名字。

于是我擅自脱离队伍,零距离地对视和阅读这口叠印岁月的苍茫和醇厚的“跪井”。

坦率地说,跪井实在是太普通了,长方形的井壁,拱形的井盖,方正的井门,乃至斑驳的井栏,没有着意的精雕细刻,甚至有些随意和粗糙。然而,在时光这把高碳钢的刻刀修葺下,原本粗砺的青石,大多已近乎平整,尤其是供人们跪下取水的那块躺着的任劳任怨的门槛石,以及左右两侧立着的一米多高的井门石,细腻得闪出卵石般的光泽。在跪井门槛石的中部,有一个长二三十公分,深十余公分的凹陷,里面搁了一张木质的水瓢,以供游人舀水饮用。

    在我的经历中,但凡水井,只要来到井沿,弯下腰来,或用瓢舀水,或用手捧水,甚而勾下头,直接用嘴在水面牛一般地汲饮,都能喝到甘冽清凉一尘不染的井水。跪井呢,却并不这么简单。当我握着水瓢,勾下腰,如法炮制地意欲舀起井里的水时,却怎么也舀不了。我手里的瓢,不多不少,就差那么六七寸的样子,总也碰不到水面,让人欲罢不能,欲取不成,心欠欠的。甚而下意识地将腰一勾再勾,勾到了九十多度,险些儿栽进井里,也还是望水兴叹。情急之中,仿佛有人在我的膝弯处拍了一掌,我两腿一弯,双膝跪在井门槛石中部的凹陷中,再将手里的水瓢向下伸去,这才舀到了井里的水。兴许是觉得瓢中的水来之不易吧,多年已不喝生水的我,情不自禁地一仰脖子,将舀上来的一瓢天然矿泉水一饮而尽,顿觉神清气爽,沁人心脾。

非要跪下,才能喝到井里的水,这也许就是跪井的由来吧!

那么,跪井门槛石的中部,那个长二三十公分,深十余公分的凹陷,想必就是数百年来,无计其数的下跪取水者磨出来的了。

水滴石穿,说的不就是这种“磨”功么?

跪井还有一个令人稀奇的地方,那就是,不管是丰水雨季,还是干旱时节,跪井里的水,几乎都不盈不亏,似乎永远都在那个水平面。你想与跪井里的水亲密接触么,品尝那一份清凉甘甜么,那好,屈下你高贵,抑或卑贱的膝盖吧。否则,没门儿。

我被跪井深深地震憾了。

可以肯定,六百多年前,古人在白云寺建寺掘井,并名之跪井时,绝对没有环保这个时髦的词儿。然而,他们对水的顶礼膜拜,对生命的至高无上的敬畏,着实让当今许多视环保为儿戏的人感到汗颜。

水是生命之源。

别的不说,就人而言,体重的百分之七十,都是水分。浪费或污染水源,无异于扼杀和践踏生命。

仿佛是冥冥之中对跪井的一种诠释,抑或是老天爷对人类的又一次严重警示,告别跪井不久,我们便遭遇了“百年不遇”的大旱。虽然全民抗旱的精神委实让人感动,但生态的不断恶化水土的大量流失而水贵如油,却让我们有着诸多木匠戴枷般的心痛。

我不敢想象,哪一天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要是没有了水,将会是什么景象。

如今,旱魔似乎已离我们远去,但痛定思痛,我想,不时地读读跪井,学学古人对水的那一份崇尚与敬畏,也许不仅能满足我们的生理渴求,还会使我们干涸的心田得到滋润吧。

 

 

 

(原载2010527日《黔南日报》)

                                                  

 

 

 

2010.5.18晚草成

                                                   5.22日改于无为斋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