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凉泉刘毅的博客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日志

 
 
关于我

刘毅,男,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六枝特区一个名叫凉水井的小山村。贵阳中医学院毕业,却钟情文学创作。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六盘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六枝特区文联主席,《六枝文艺》、《桃花诗萃》主编,已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现为《山花》编辑部编辑,《中国作家 纪实》、贵州文学院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小水井 ? 大瀑布  

2010-11-15 11:00:1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黄果树的故事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我与黄果树瀑布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末叶。

大约是初二那年暑假,县城要好的同学李强来我家里玩。闲侃之间,我们谈到了亚洲第一大瀑布-----黄果树瀑布。当他知道从我们村到黄果树,走小路也就五六十里地时,顿时便来了劲,极力怂恿我结伴去看黄果树大瀑布。

六月的天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一忽儿还是阳光灿烂,一忽儿又下起了瓢泼大雨。走在坎坷泥泞的的山路上,我们摔得跟泥猴似的。但紧赶慢赶,总算在太阳快要落山前,赶到了黄果树。

我们刚爬到黄果树对面的山头,就听到了黄果树瀑布雷霆般的吼声。走在穿街而过的公路上,蓝蓝的天空突然洒下金色的细雨,不一会儿,头发都濡湿了。仔细打量,脚下也是一街的湿润。心想,这红火辣太阳的,咋就一头雾水呢。正待问个究竟,路边的一个老大爷说,小伙子,看样子你们是第一次来吧,这不是下雨,是犀牛滩冲上来的水雾哩。

后来我们才知道,黄果树这个奇景,有个充满诗意的名字——银雨洒金街。

伫立在鬼斧神工的黄果树瀑布前,我们只有仰视和震撼的份儿。虽已读过太白诗篇《望庐山瀑布》,且能摇头晃脑不无得意地背诵,但对其意蕴却不甚了了。可眼前的黄果树瀑布,却以她形象生动的肢体语言,对诗仙“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千古绝唱,作了最权威最精辟的诠释。黄果树瀑布面对绝壁深渊的勇往直前,义无反顾,还有她在绝壁上奔放热烈、英勇悲壮的生命之舞,以及她那惊天动地的奏鸣轰响,让我受到了一次脱胎换骨的心灵洗礼。

震憾之余,一个问题从我心里冒出来,这雄浑壮阔的大瀑布,其源头何在?

10余年后,准确地说应该是1985年盛夏,六枝籍的贵州电视台专题部记者张文锦,应邀拍摄一部反映六枝历史沿革、民族风情的四集专题片,其中一个主要内容,就是黄果树瀑布“探源”。当时在六枝特区宣传部工作的我,有幸陪同拍摄,于是,终于解开了黄果树瀑布的源头之迷。

原来,六枝特区二塘乡头塘村六(枝)郎(岱)公路旁的一棵葱郁的秋树下,那一口清澈甘甜并不打眼的小水井,居然就是黄果树瀑布的真正源头……

虎年仲夏,我又一次来到黄果树。在“百年不遇”的干旱中曾一度“瘦身”的大瀑布,几场丰雨过后,早已恢复了往日的雄姿。凝视着霏霏细雨中愈发激越壮阔的大瀑布,我脑海里倏然闪过故乡那一眼默默无闻的小水井。心想,大寓于小,小孕育大。涓涓细流,汇成江海。小有所为,才能大有作为。这小水井与大瀑布的变奏和交响,不就是对我们的一种昭示么?

 

 

 

 

(原载http://www.gog.com.cn  10-07-13 18:51   金黔在线

 

编辑: 李瑜峰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