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凉泉刘毅的博客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日志

 
 
关于我

刘毅,男,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六枝特区一个名叫凉水井的小山村。贵阳中医学院毕业,却钟情文学创作。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六盘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六枝特区文联主席,《六枝文艺》、《桃花诗萃》主编,已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现为《山花》编辑部编辑,《中国作家 纪实》、贵州文学院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想看看圣火也不容易  

2008-06-19 23:1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运圣火是6月12日上午8点30分,开始在贵阳传递的,起点是人民广场。晃眼间,圣火已经远去整整一周了,虽然没看到圣火,但想想圣火到来前的心路历程和传递时的所见所闻,也怪有趣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就养成了喜静怕闹的破习惯。许多时候,总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独处一隅,要么看看书,要么瞪着眼睛,让自己胡思乱想信马由缰。了解我的人,知道是性格使然;不熟悉的呢,还以为我玩深沉呢。但不管别人怎么看,我都懒去解释,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没办法的事情。实际上,我也知道这种习惯,或者说性格,很有些不受人喜欢的。尤其是热闹场合,你一人向隅,不影响别人的情绪才怪。但有的东西,一旦成为习惯,要改变是很不容易的。也许正是这种德性的缘故,但凡热闹的事,我都不太热衷,即使奥运圣火传递这样的盛事,一开始我也是比较淡然的,看到电视画面上那么多人兴奋和激动的样子,心想,至于么?

       打6月初起,奥运圣火进入广西,继而云南之后,随着圣火的步伐距贵阳越来越近,贵阳迎接圣火的气氛愈发浓烈了。走在大街小巷,满目迎接圣火的横标和宣传画。印着奥运会会徽和祥云火炬的商品,应有尽有,琳琅满目。置身这样的环境里,我似乎也受到了潜移默化,冷静的秉性竟有些活泛开来。

         6月10日上午,我去上班,走到大西门人行天桥附近,两个年轻人正在路边叫卖着印有奥运标识的一堆白色T恤。我还没走近,他们便热情洋溢地向我兜售,大哥,买T恤,买T恤,奥运会T恤,15块钱一件,全市一个价,便宜得很,买一件吧,大哥!

        我一向对市上叫卖不屑一顾 。记得早年读一伟人的著作时,他就曾谆谆告诫我们,那些在市场上叫卖得最凶的,就是希望把自己手中最坏的货物兜售出去的人。于是,也就没咋搭理他们,径自走了过去了。中午下班回家,俩青年仍旧不辞辛苦地站在那里叫卖,见我走近,仍旧一如既往地热情洋溢,倒是我,便觉得点抹不开面子了。于是,我弯腰拎起一件T恤,勉为其难地晃了一眼,买多少?  大哥,15元,全市统一价格。他们又异口同声地唱了一遍。我仔细看了看,T恤的质量并不好,买意便立时逍遁,于是随便回了个价:10元。随即转身便走。一个小伙见状,一把将我拉住,压低声音说,卖一件给你,大哥,你悄悄给钱就行了,千万别声张。行,走不脱了,又不能自食其言,我只好硬着头皮,掏了10元钱,买了一件印有奥运会徽的白色T 恤。心想,10块钱,明摆着比别人便宜了5元,满期划算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自己安慰自己,圣火传递这么些大的事,不管怎样,总应该留个纪念吧。

        回到家里,我喜孜孜地穿上T恤,在妻的面前炫耀。怎么样,可以吧,才10块钱呢。妻调侃说,不错,我老公显得更年轻了。随即又嘲笑我,你不是对全世界的圣火传递都不感兴趣嘛,今天太阳怎么从西边升起了,还去买件T恤,成了追星族了?我说,哪里哪里,这么大的事,总应该有点表现吧。 妻说,行,后天圣火就要在贵阳传递了,到时候你就穿上这衣服,去当拉拉队吧。我也打趣说,行,到时一定去。

        调侃完了,似乎也就完了。次日,也就是6月11日,大街小巷的奥运气氛愈发浓烈了,那些年轻人不仅穿上了印着各种奥运标识的白色T恤,而且还像电视里那样,在额头、脸颊、甚至手臂上,贴上了大红的国旗、福娃、祥云火炬等图案,热烈而喜庆。这时候,我发现自己大脑里那根主管兴奋的神经正在慢慢地复苏。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自言自语地说,明天起早点,去看看圣火吧。正扒饭的妻停下来,发现新大陆似的瞅了我一眼,满眼的迷惑,半天说不上话来,嗬,没想到你还真上心了呢。我讪笑一声,自我解嘲,奥运圣火嘛,百年等一回。再说,我真的想拍几张照片,留个纪念哩!妻嘿嘿一笑,说,要去你去,我明天上午有课,没办法陪你呢。说完,拈了一箸菜,有滋有味地咽下去后,又说,不过,我告诉你,那 火炬也不是哪个想看就能看的,听说哪个单位去多少人,谁谁谁去,是有名额,落实到具体的人头上。你以为你刘毅是谁,高兴了,想去看看,就可以看么?妻并无恶意,但又说得一针见血,仿佛一只毫不留情的魔手,一下子把我剥得连裤衩也没有。是啊,你是谁?省委书记?省长?市委书记、市长、知名人士、抑或先进模人物?人家少了你就吆喝不了台?屁!你什么也不是,你是普通公民一个,顶多算个穷酸文人而已。这样不平着,心中那越冲越高的热情,竟一点一点地熄灭,熄得只留下最后几缕不愿意散去的青烟。

          这时,贵州电视台正在播送“贵州新闻联播”。一位女记者采访贵阳市市长,了解有关传递奥运圣火的情况。市长说,贵阳市已经作好了充分的准备,迎接奥运圣火的到来。为了保证圣火传递万无一失,制定了几套预案,比如说,下雨了怎么办,交通拥阻怎么办,安全问题怎么办,等等。考虑得很是祥尽。听了市长的安排,虽然明知自己去不了现场,禁不住又杞人忧天地瞎操心,别的觉得问题都不大,只有老天爷不大听指挥,下雨了怎么办?我不知道除了打伞披雨衣,还有什么高招。最后,市长特别提醒市民,因为场地等原因,劝告市民以在家里看电视直播为主,不一定非要到现场去云云。

        妻的预言立杆见影地得到了验证,颇为得意,怎么样,你老婆有点先见之明吧?看你美的,在家乖乖地看你的电视吧。好,好,看电视,看电视。铁证面前,我只好举 白旗,讪讪地说,我乖乖地在家里看电视。

          是夜一觉醒来,已是6月12日了。朦胧中,感觉大概6点来钟吧。

          下雨没?迷糊中我问道。妻似乎一下子激动起来,说,怎么了,你?别把我吓着噢,哥,知道不,现在天还没亮呢?你说梦话啊?还"热"心不死啊?我愣了愣,嗫嚅着说,是啊,好像又复活了,还是想去拍几张照片呢。妻哈哈哈地一顿笑,说,难得,我哥真是难得哦,是哪个年轻人改变成这样,我好紧张哦!

           我正要在妻的阴阳怪气中翻起身来,只听外面"哗"地一声,倾盆大雨铺天盖地的下了起来。妻又得意地笑成了一只虾。无奈,我又只好在妻的笑声中躺了下来。

         8点整,我准时坐在电视机前看圣火传递仪式。

         仪式由一位副省长主持。省委书记出席,贵阳市委书记致词,最后省委书记讲话并宣布圣火传递开始。然后从国家奥委会官员手里接过祥云火炬,208名火炬手开始在贵阳市传递。可以说,全国各地,几乎一个模式,并无新意。值得一提的是,贵州的第一个火炬手是在贵阳生活了几十年的“嫦娥一号”首席科学家欧阳致远,这位年逾古稀著作等身的著名科学家,看上去精气神形俱佳,步履稳健有力,可谓老当益壮。由这样的为人类作出杰出贡献的人来跑第一棒,真是众望所归。

         实事求是地说,形式虽无新意,气氛倒是蛮热烈的。8点20分,坐在电视机前,看着跑到第七个,还是第八个火炬手时,我就有些坐不住了,很想到现场去,感受一下热烈的气氛,拍上几张圣火传递的照片,记录下这百年难遇的瞬间。这时,雨也好像小了些。于是,我撑开雨伞,拎起相机,疾步走向雨中。

        谁知,我刚走出家门,老天就像故意跟我作对似的,"哗"地一声,雨又下大了。我从瑞金中路到都司路,从“外婆桥”沿着南明河朝人民广场方向走。一路上人山人海,水泄不通。一把把形态各异的雨伞,宛如五颜六色的一朵朵蘑菇,开满了大街小巷。到得博爱路口,也就是海关大楼旁边时,火炬手们早就没了踪影。我本想从这里过朝阳桥,到人民广场上去,拍几张主席台的照片,运气好的话,找个人帮忙,以主席台为背景,留下一个难忘的瞬间。没想到,警察在路口边设了卡,七八个高高的用于安全检查的叫不上名的仪器,探照灯似的俯视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听说,哪怕你兜里揣了一颗铁钉,也休想蒙混过关。我一打听,说是准出不准进。抬眼一看,马路两侧站满了一排排警察,有的穿了雨衣,有的就那么站在雨中淋着,一动不动地挺身而立。刹那间,倒让人对这些平素口碑不是太佳的人,顿生一些敬意。是啊,为了圣火传递成功,有多少人,就像雨中的这些警察一样,默默无闻地奉献着呢?

          会场进不了,我只好沿着中华南路,朝办公室走去。虽然打了伞,但因雨下得大,到了办公室才发现,除了头发还有几根干的,我几乎成了一只活脱脱的落汤鸡。

        时至今日,我那件花10块钱买来的印有奥运会徽的劣质T恤衫,一次也没穿。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