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凉泉刘毅的博客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日志

 
 
关于我

刘毅,男,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六枝特区一个名叫凉水井的小山村。贵阳中医学院毕业,却钟情文学创作。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六盘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六枝特区文联主席,《六枝文艺》、《桃花诗萃》主编,已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现为《山花》编辑部编辑,《中国作家 纪实》、贵州文学院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石头上的梦 高原上的奇葩  

2008-05-24 23:06:45|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毅报告文学集《石头上的梦》管窥

                              杨永贵

我和六枝特区文联主席、中年作家刘毅已算是有几年的交往了,接到他赠给我的书也有好几本,遗憾的是我们还未曾见过面。然而,文格即人格,读了刘毅的这些作品,也可了解他大半了。这是一个有着满腔激情的热血男儿,这是一个极富社会责任感的作家。

贵州西部的文学的长势本就不十分茂盛,报告文学这株不起眼的文艺小花就显得更加零落了。好在还有像刘毅这样的苦心经营者,使得这株小花不至枯萎。从这个意义上,甚至可以说刘毅的报告文学显示了六盘水报告文学的先锋水平。从他的报告文学中,使我们感受到了六盘水这块神奇的土地在改革大潮中的颤动和嬗变,作家对美的赞扬和对丑的鞭挞,使读者得到了灵魂上的净化和洗礼。作家对正义的呐喊和召唤,使读者不自觉地就站在了时代的前哨。

可以说,《石头上的梦》是一部颇具震撼力的报告文学集,对它作一点研究,对繁荣六盘水的报告文学大有裨益。

 

一、            张扬人性  爱憎分明

 

文学是全体公众的事业,它表现社会各个层面各色人等的生存状态和精神状态。我们党对社会主义文艺事业的指导方针也指出: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并非空洞的政治教条,几千年文学史已充分证明:只有认真地探索人类历史命运,对推动人类进步和历史发展有积极意义的作品,才能与历史共存,文学的动机和结果都是作家基于自己的良知和素养独立的和自由的认识,它不会依附于他人,特别不会依附于权力和金钱。今天,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文学负载着越来越重要的历史使命。与此同时,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文学的艺术水准也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在文学艺术原本素雅洁白的长廊里充斥着铜臭味。报告文学这种以记人记事见长的文体,其“报告员”或“评论员”的身份,掌握着人事的褒贬,经不住这股恶浪的冲袭,便显得面目全非。报告文学泛滥成灾,就如大街小巷张贴的性病广告,失去了原有的信度,只要别人肯出钱,不少报告文学作家可以把凶残歹毒的杀人犯吹嘘成面慈心善的大好人,不少人模鬼样的厂长,、经理也想花钱买名气,当高尚、严肃的文艺遭到亵渎的时候,我们大声疾呼:正义在哪里?报告文学的出路在哪里?

这时,刘毅正默默无闻地走他自己的路。

《石头上的梦》这本报告文学集中,显示了作家一贯的风格。在刘毅的报告文学中,作家最钟情的要算公安、法制题材的报告文学。这本集子共收报告文学14篇,属公安、法制题材的就有10篇。《尼姑冤魂》叙述了一个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贵州西部乌蒙山区的凄婉的悲剧:莲秀这棵刚出林的嫩笋,竟被其姐夫“借”作传宗接代的工具,一位品学兼优的女中学生,竟然被逼上庙山当起了尼姑,可佛门净地也非藏身之所,正当莲秀潜心养性,醉心佛事时,色胆包天的村主任又亲自将她送上了吊绳,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竟被步步逼上了绝路,这发生在改革开放的今天,是值得深思的。这到底是她个人命运的使然,还是社会的悲剧?《尊严的呼号》记录了一宗发生在六枝特区的罕见的残害虐待妇女案;《小镇上的业余警察》塑造了池景新这个法律和正义的坚强卫士,铁骨铮铮的血性汉子,富有传奇色彩的英雄。“业余警察”,本身就是个极富韵味的称谓;《剑魂》展现给我们的是一个战功显赫的老公安唐通文的几个特写镜头;《基石》则是《剑魂》的姊妹篇,通过一个警官妻子的自述,从另一个侧面展现公安干警的苦与乐;《当代拐卖风潮》则具有综述的性质,又提出了不少见解,发人深思;《一个山村的奇闻》以六枝特区凉水井乡的首府——凉水井村1986年发生的一宗奇事:本该在火红的团旗或党旗下宣誓的年轻人,竟在乡政府的眼皮底下,虔诚地站在“雷震子”前,以喝“生鸡血酒”的方式来表示自己的赤诚,成立“青年自卫同盟队”组织,寄托美好的希冀。暴露了地方政府的官僚主义太强,思想政治工作太弱;《倾斜的天平》记录了发生六枝矿务局地宗矿的那宗杀人碎尸案,对女杀人犯陶英的同情与哀而无助,完全建立在道德与法庭两支天平的逻辑思辩上,既维护了法律的尊严,又富有人情味,爱与恨,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大动脉在呼救》通过对发生在列车上的抢劫和各种破坏铁路设施的扫描,以警醒社会对铁路大动脉的关心和重视;《哦,人质》描绘的是一宗法盲抢人质案。

作为全书书名并置于开篇的《石头上的梦》,是全书不可多得的唯一一篇反映改革题材的报告文学。文章篇幅短小、结构精巧,从六枝特区郑家寨水泥厂的由衰而兴,成功塑造了郑廷尧这样一个有勇有谋的敢于在石头上做文章的企业法人形象。作家对改革成功者的讴歌,选取的是细微的生活细节,有分寸,不恣意吹拍。书中另有两篇,《不朽的英魂》是对战争年代死难烈士的追忆,《断臂人的足迹》以残疾青年刘云的乐观的人生态度和坚毅的拼搏精神,宏扬了健康的人性和人生追求。

作家以《石头上的梦》这篇反映改革题材的报告文学题目来做全书书名,可窥见作家对待报告文学的严肃审慎的态度。如果作家媚俗一点,将集子中的第二篇《尼姑冤魂》这个颇具言情、武侠和传奇色彩的题目作书名,该书定然会成畅销书。可作家并未这样做。作家之所以写《尼姑冤魂》,并非像编小说那样为编而编,而是因为这是现实生活中的实事,作家说,“我决定把这个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贵州西部乌蒙山区的故事。再真真切切地写出来,既为了那个死不瞑目的冤魂,也为了我心境的宁静。”看来,不写下它,作家的心境是不会宁静的,由是,我们又可以窥见作家的高度负责的社会责任心。

 

二、            流光溢彩的文学性报告

 

报告文学,同样要借助文学手段,因而可以说是文学性的报告。它是以文学的手段及时地报告现实生活中意义重大的人物、事件的一种文体形式,兼有新闻和文学两种特性。刘毅的报告文学集《石头上的梦》除具有新闻性外,最直观地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它的文学性。

《石头上的梦》以记叙为主要表达形式,基本上每一篇报告都有生动的故事情节,特别是大量的案情及案中人案外生活的方方面面来构成生动的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情节,基本是对生活的实录,没有丝毫的虚构和矫柔造作,重事实证据并列举了大量数据。

记人叙事中,叙述、描写、议论、抒怀多种多样表达方式综合运用。《石头上的梦》杂取了各种文学式样的艺术特长,如诗歌的联想,散文的意境,戏剧的情节波澜,小说的细节描写,电影的蒙太奇等。

在《大动脉在呼救》中。就有这样的简洁而生动的白描,这样的白描语言,大大地增强了报告文学的文学色彩。

 

9号车厢内,人头攒动。座无虚席。

优美舒缓的《蓝色多瑙河》,从车厢两头的扬声器里流淌下来,溢满了整节车厢。南来北往的旅客们,或津津有味地吃早餐,或铙在有兴致地浏览报刊杂志、武侠小说,一个个显得其乐融融。

……

像这样有声有色的描绘,在《石头上的梦》这个集子中比比皆是,以上举例,便可略见一斑。

在《当代拐卖风潮》的结束语中,作家以满腔激情进行联想抒情。

 

……

凝视着记得密密麻麻的采访本,我仿佛听到了那一个个被拐卖的我的姐姐妹妹们惨痛的呻吟、哭泣……

 

不少细节描写,诙谐幽默,在《尊严在呼号中》,写李开奉去找向老二的马车,将被毒打得奄奄一息的刘应秀拖回野鸭塘时,作家这样写道:

 

……

然而,当向老二架好马车,拐了一个弯来到黑神庙一看,这哪里是拖“片子”,原来是拖个半死不活的婆娘,便反悔了。

“不是讲的拖片子吗?”向老二鬼火直冒,大声武气地说,“咋是拖这样个婆娘?老子大性大口的,怕拖得霉撮撮的哩!

 

这段对话描写中,巧妙地嵌入“骗(片)子”这个谐音词,造成幽默效果,也刻划了人物性格。

电影蒙太奇手法,几乎在每一篇报告文学中都有应用,每篇报告文学都由无数个镜头和画面组成。如《小镇上的业余警察》中,开篇便是一组惊险镜头:“子夜。小镇上响起枪声……”紧接着便闪回,插叙池景新当上“业余警察”的偶然机缘,紧接着又回到现在对景新的采访,“我这个人从来就是这副德性,眼里容不下搞歪门邪道的。”陡然间,又忽然切入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的画面,画面上出现了彭真委员长,出现了通过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在这样的气氛烘托下,镜头才又回到六枝的“严打”斗争。画面流动感很强,情节抑扬起伏,张驰有致。

《石头上的梦》运用了大量的原生态的语言,有力地刻划人物个性,展现出较强的地方色彩,贴近生活,贴近人民。如:“走,你讲得撇脱(简单)。”“池景新把脸一抺(狠下心来),跟老子到派出所去。”“你默倒(以为)一年喂几发猪撇脱(简单)么?老子的钱是一菜刀一菜刀砍出来的。”还有像“虚火”、“霉撮撮”(倒霉)等等。

 

三、探幽发微的政论性

 

报告文学都具有政论性,没有政论性的报告文学是不存在的。

对于报告文学的政论性特点,老作家长江在为《石头上的梦》作序时,引用了刘伯羽的一段精彩论述:“这种形式中,作者从来不用说教来破坏艺术形式的优美、完整;在另一种形式中,作者又勇敢、热情地提出锐利无比的正义评论。我们常说‘春秋笔法’,就是这种文章的评论威力”。

刘毅的报告文学集《石头上的梦》中,其评论的形式多姿多彩,有的边叙边议,随文评论,这些议论显得平实坦宕、稳健、没有潮起潮落的汹涌澎湃,却集中有力,如开篇《石头上的梦》就是冷静的叙述和理性分析,文章这样写道:

 

……

有人说,郑廷尧成了魔术师,绝了。

其实,郑廷尧的绝招也许并不新鲜。

例子之一:…

……

作家的主观评论,就这样不声不响地融汇到貌似平淡的理性分析中。

评论中,也有开头就烘托气氛的形式,如《尼姑冤魂》的开头:

 

也许,这是个陈旧得没有新闻色彩的故事。

……

 

然而,在所有的评论形式中,最多的还是文章结束语的总结评论。所有事实都摆出来了,作家就只好将它的本质揭示给读者。这种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评论,就显得更加全面和一针见血。也许,正是作家那种犟牛般的正义感的驱使,使作家敢于去碰动社会上的许多阴暗面,敢于地去触动一些人的利益,如对《一个山村的奇闻》中的乡党委书记王林、《尼姑冤魂》中的村主任,作家的批评就是相当尖锐的,《尼姑冤魂》的结尾这样写道:

 

……

我想,九泉之下,那个俊俏的山里妹子,肯定是死不瞑目的。

真的,青山不老,江河长流。在偌大的中国,区区一个山村少女的死,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然而,倘若真有鬼魂存在,真有道德法庭,熊主任那颗罪恶的灵魂,能不瑟瑟发抖么?

 

总之,《石头上的梦》是有着小说一样耐读的颇具魅力的报告文学集,是六盘水报告文学集中不可多得的样本。

 

 

 

 

 

原载《六盘水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1996年第3期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