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凉泉刘毅的博客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日志

 
 
关于我

刘毅,男,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六枝特区一个名叫凉水井的小山村。贵阳中医学院毕业,却钟情文学创作。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六盘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六枝特区文联主席,《六枝文艺》、《桃花诗萃》主编,已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现为《山花》编辑部编辑,《中国作家 纪实》、贵州文学院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古 树 遐 思  

2007-08-10 20:13:4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无意中邂逅那两棵古树的。

那天清晨,我从下榻的玉屏宾馆出来,沿着门前的公路遛达,远远地便看见一处浓荫覆盖的所在,走近一看,原来是玉屏民族中学。

玉中座落在玉屏四大名山之一的紫气山上。山脚一块五六米长,一米来宽的黑色墙匾上,原国家领导人乌兰夫题写的“玉屏民族中学”六个大字夺人眼目。

这块与众不同,气势不凡的墙匾 ,是1985年玉屏民族中学敬立的。

我沿着之字形的台阶拾级而上。进得校门,穿过兰球场后面教学楼的门厅,便看到了教学楼后面那两棵并肩而立的古树。

这是两棵苍劲挺拔的红豆杉。树冠不是那么浓密,甚至有点儿稀疏,仿佛饱经风霜的耄耋老人那有些谢顶的头颅。但惟其如此,才让我顿时产生了一种生命坚韧岁月沧桑的震憾。实际上,当我穿过教学楼门厅时,首先吸引我眼球的,并不是这两棵古树,而是两个宽七八米、高两米多的树台。台子的上边,是一圈白色的水泥栏杆。栏杆的中间,便是这两棵古树。台子的四周,分别镶嵌着以德、智、体、美为主题的浮雕。如左面台壁上的内容是“智”,爱因斯坦等科学巨人的头像赫然入目,让人感到了知识的力量,产生无尽的遐想。

用玉砌雕栏的隆重礼仪呵护两棵古树,既保护了古树,又美感化了环境,还给学生以智慧的启迪,一举三得。这在我并不算短的经历中,好像从未见过。于是,我爬上这护树的平台,零距离地接触这两棵古树。首先让我吃惊的,是它们的巨大。我奋力张开双臂,拥抱它们。可我的双臂实在是太短了,以至两抱都未能将它们一揽入怀。刹那间,我觉得站在这参天古树的面前,自己是那样的渺小,渺小得微不足道;其次,是它们的古老。虽然我无法洞悉它们的年轮,但它们身上那龟裂斑驳的树皮,宛如一张张呐喊的嘴,无声地诉说着世纪的雨雪风霜。

在这两棵古树的树干上,分别挂着一块白底红字的小木牌。好像是它们的“身份证”。左边一棵的编号是0123;右边一棵的编号是0124。内容是:“古树名木,依法保护”。落款是:玉屏县人民政府,2003年10月。

以政府的名誉,从法律的高度实施对古树的保护,玉屏人爱树敬树的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我暗忖,既然这两棵古树的编号均在一百以上,那么,玉屏的古树名木,肯定还有许多。

与这两棵古树比邻的,是不远处一座三层亭阁,名叫琢玉亭。亭阁正面的柱子上,镌有一副吴丛松撰稿、姚未满书写的对联:琢就图南齐北斗,玉成化境起云鹏。巧妙地将琢玉藏在了句首。

琢玉亭, 一个多么耐人寻味的名字。

我沿着亭中螺旋形的梯子攀援亭上,放眼望去,不远处绿草如荫的足球场上,临近高考的莘莘学子,正捧着书本,星星点点地散落在草坪上,那种旁若无人的专注,洋溢着激战前的沉静。在人生这场至关重要的搏击中,他们正经历着意志和品质的磨砺。

一个眉清目秀、俊气可人的女孩告诉我,她来自一个偏远的侗乡,父母节衣缩食地供她上学,就是为了让她圆几代人期盼已久的大学梦。届时,她将成为家里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大学生。作为侗家女,她的理想是报考中央民族大学。倘若心想事成,学成后,再回来报效自己的父老乡亲。

我衷心地为这女孩祝福。

玉不琢,不成器。

古往今来,凡成器者,谁没有雕琢磨炼的过程。琢玉亭的意蕴,不就是要让每一块璞玉,历验一番雕琢后,成之为器,成大器么?蓦然间,我感到这昔日建有“瑞雪禅林”寺院的紫气山上,的确茵蕴着款款东来的紫气。紫气山上的这两棵古树,古树前的琢玉亭,亭外碧绿的足球场,渗透着天然的和诣。

十年树人,百年树木。树要人保护,人也需要树的福荫。人与树,和睦相处,相得益彰。这何尝不是一种至臻至善的境界。眼前这些手捧书本专心致志的学子,不远的将来,就是国家的栋梁之才。

玉中,这个玉屏人心目中的高等学府,不就是人才的摇篮么?

我在前面说过,既然玉中校园内的古树编了号,且在百之上,那么,玉屏的古树一定很多。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灵验的。

依依不舍地离开玉中的两棵古树,当天下午,我们便看到了更多的古树,且比玉中那两棵更古老、更粗壮。朱家场牛市的两棵古樟树,年轮高达800 年,树高30 米,树干周长11.5米。树下有一可容10人席地就餐的空洞。据介绍,这两棵古树一棵是雄树,一棵是雌树。数百年来,相依为命,相濡以沫,在岁月的风雨中结成伉俪,百头偕老。其情其景,令人动容。有趣的是,这两棵夫妻树男的坚劲挺拔,女的丰满婀娜,很有些天作地合的韵味。

古樟树身在牛市,日子久了,对牛的习性便有了了解,甚至了如指掌。上市的牛们但凡有个头痛脑热什么的,只要牵着围倒古樟树转上三圈,便康复如初。就是那些又蹦又跳的犟牛,如法炮制,也就变得温顺起来。于是呢,古樟树便有了个美称:神树。

除了神树,朱家场中心小学并排而立的15棵古樟树群,更是堪称一绝,令人叹为观止。

这15棵古樟树年轮均在百年以上,最大的直径3米,足够四人合围。据说,这群古樟树,是当年的江西会馆为了“定界”而种的。当年种树的“老表”们 ,肯定不会想到它们今天会成为一道风景。这,也许就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吧。

这些古樟树作为朱家场的元老,它们还亲眼目睹了上个世纪30年代中期那场艰苦卓绝的“长征”。

1935年元月,红军长征进入贵州玉屏。贺龙指挥的部队曾在树前的操场上休整演练。数十年后的今天,伫立在这遮天蔽日的古樟树群中,我仿佛还能听到战马的嘶鸣和红军战士们高亢的呐喊……

历史孕育了古树,古树就是历史。

善待古树,就是善待我们自己。

在玉屏逗留的日子里,尽管让我们感动的人和事很多,但随着时光的流逝,让我久久难以忘怀的,却是那一棵棵有幸相识和未曾相识的古树。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